凶残美人鱼27

    红萝也不知道是如何在深渊海巫那冷冰冰的视线下下说出那句话的。

    她怎么敢的?!

    是缠在海巫大人手指上“斯哈斯哈”也没有被甩出去的海星给了她勇气吗? 757350422

    还是因为那水球里的小红鱼殿下望着这位冷艳美人的视线格外可怜?

    红萝话刚出口,就后悔了。

    让海底世界最恐怖的海巫孵化艾离王子.....

    就算是王子殿下的教父:

    肯定会狠狠拒绝的吧!呜......

    ,可怜的艾离王子,他最喜欢的教父是‘个情感淡漠的人鱼。

    这个满身冰冷的深渊气息的海巫大人沉默太久了,让等待的人心焦难耐。

    就在红萝急急忙忙要收回她的话的时候,听到身前传来一声迟来的、平淡无波的回应。

    “好。”

    “没关系大人,我们可以把殿下送到红叶海谷一一 诶?"红萝惊讶地抬起视线,“您答应了?"

    原青默默垂眼看着她。

    “我刚才在想....." 他形状优美的薄唇轻缓地吐出清晰的字句, “我不太懂孵化的流程,或许,你们可以告诉我。”

    原青捏起了乖乖立在摆件上的小水球,将视线移过来,和小红鱼对上。

    小红鱼兴奋地游转一圈,将脸颊贴着原青怕的指腹捏着小水球的地方,认真地亲了一口, "O即~"

    ---

    人鱼之卵的孵化并不难。

    虽然是阴凉的生物,人鱼却向往热烈的阳光,就连卵的孵化都需要一定的温度效应。除了温度,还需要有卵最亲近的人鱼的气息,这让它们有安全感。

    每个人鱼的母体都是把卵“粘在”自己鱼尾上,随后升到阳光能够带着温度照下来的海峡岸边,静静等待孩子的出生。

    温度越高,孵化地越快。

    而艾离刚好就有这么一个温暖的地方。

    红萝和绿萝带着原青来到了房屋的后门,绕着一条小道游过高大的海植物林,进入了一隐蔽而阴凉的地方,周围的植物虽然是透明的,却交织成网,将这里遮地严严实实。

    穹顶如同带着花纹的玻璃,阳光依旧能够洒落进来,这里面的设施看起来比前方的房屋更加隐私。

    绿萝小声解释,这里是艾离的密室,除了她们没人知道这里。人鱼行礼后便离开了。

    原青颔首,扫视着房间的同时,把又钻进他袍子里的小水球拿了出来。

    突然,他的视线直直的看向墙壁某处。

    在书柜和墙壁的夹角处,藏着一一个话本......还是海报什么的。

    里面的画面轮廓让他有些在意。

    原青直接举起魔杖点了点,将墙壁.上的纸张撕了下来,漂浮到手中。

    然后耳鳍突兀地泛开粉色,原青抿了抿春,面无表情地呵了声,展开海报,犀利地看着德浮在面前的小红鱼。拉着冷腔道,“解、释?"面是由画笔勾勒铺色而成的一一 色调明丽,人物熟悉,蚌壳上紫纱海带垂地,一尾漂亮至极的人鱼合着眼,安静地躺在上面,铂金色的长发半掩着身体,腰腹窄瘦,腹鳍花纹复杂高调,珍珠白的鱼尾鳞片细密紧致,尾鳍宽大而华丽,流转着夺人魂魄的清淡虹光。

    这幅画绝就绝在,它没有那么认真地描绘人鱼的五官面容,但是谁看了都知道这画的是谁。

    原青越看越觉得,这幅画表达出来的感觉带着一点并不单纯意味。

    而那抹隐隐约约的意味,在注视中慢慢加强。

    画面的色调越看越靡丽。

    原青突然觉得整张纸都发烫,烫地他捏着画的指节开始发软。

    他瞪向小红鱼,却见小红鱼已经呆住了。

    它张大嘴巴看着画面,咽了好几口口水,鱼尾在身下不停地扑腾。

    察觉到原青的注视后,小红鱼连忙比划着什么,指指画面,又指指原青,小手划拉划拉的,不知道在慌忙地解释什么。

    ”呵,”原青眯眼捏住了他,“

    他把画卷起来塞回原处,把小水球团吧团吧就裹进了一一个黑色的绫绡绸布中,放在了房间中阳光最热烈的桌面上晒太阳。

    小红鱼鸣鸣地拱着黑色绫绡。

    久久等不来原青的回应,它在水球里偷偷抹泪,然后伤心地抱着尾巴落在了水球下方。

    原青趴在桌子上看着小家伙不再动,指尖在绫绡团子上方,隔空点了点它。

    “乖点儿,

    ....."

    他的声音很轻,似乎只是张了张嘴型。

    不过十分钟,原青扫.黄.大队就从小人鱼的房屋犄角旮旯搜罗到了一摞画卷。

    有只用简单线条勾勒的,有彩色画笔绘制的,原青作为画卷主角,除了鱼尾还有人类的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