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三根金发15

    “嚓嚓……”

    一群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的林中格外明显。

    原青被热情地邀请走在最中间,同前边后边共四个猎人一起走。

    前边猎人开路,后边猎人帮他看着有没有袭击的动物。

    “刚才绑住你的是树魔。”前边一个猎人看向原青,给他解释道,“它们一向如此,蛮不讲理。”

    “树魔?”

    “因为这片森林是地狱的边缘,魔气四溢,树木都生了魔灵,它们极亲魔王,刚才可能是把你当做一盘……”猎人突然顿住。

    原青看向了他,眼眸中是对他突然顿住的好奇。

    被他看着,猎人可说不出来“一盘食物”的话了。

    “一个俘虏。”他换了个说法,然后点头道,“对,魔王的俘虏。所以要把你送到魔王的寝宫去!”

    原青点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

    一路上猎人们都在讲话引路,很快走到了刚刚那个小屋前,猎人们热情地请原青进入。

    屋内走出一个老妇,手拿着一盏粗糙的油灯,说道:“你们今晚回来的太晚了,孩子们——”

    她在猎人中看到了原青,嗓音戛然而止。

    明灭的烛火下,原青似乎看到她的嘴角僵硬地提了起来,一股违和感油然而生。

    老妇擦了擦眼睛,赶忙热情地上前拉住了原青:“啊!如此英俊的小伙!”

    “快进来!好好喝一杯热水!”

    原青看不清她具体的神色,礼貌地说着谢谢被拉了进去。

    如果他能看到她和猎人们变换的表情,一定马上就跑。

    可惜他看不见,他被老妇拉到木椅上坐着,手中是一杯冒着白烟的热水。

    原青摸着木杯外壳,讯问系统:【离冥河还有多远?】

    系统将地图展现给他看,【再走十分钟就到。】

    过了冥河,就快到人类生活的城镇了。

    原青眉眼微敛,垂眸吹了下热水上面漂浮的白汽,抿了一口。

    而在老妇背对着原青的面上,是诡异的、垂涎的笑容。

    而刚刚走在原青身后的猎人们,则站在屋外看着原青被带进去,露出了同款笑容。

    在昏暗的夜晚森林中,原青独自行走时,猎人们就已经将视线盯向了原青。

    能生活在地狱的猎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

    “你们从哪里把他带来的?”

    “西边山里,他从西边走过来,像是从魔王那里跑出来的。”

    “哦,是一个幸运的小子!”

    “哈哈,没跑多远,被树魔吊起来送回去了,我们抢过来的!”

    “可惜遇到我们,他的幸运生涯结束了……”

    原青感觉神智昏沉,耳边是嘈杂的人声、磨刀声、桌椅搬动声。

    系统喊着他:【青青!快醒醒!他们要吃了你!】

    原青嗯了一声,眼皮却还是抬不起来,他好像趴在桌子上,被下了沉睡咒一般。

    有人将他架扶了起来。

    “嘿!可真轻,”那人说着,“放到案板上?”

    原青费力地睁开了一半眼眸,在一片昏黄的模糊中,他看到一个人伸手过来,将他的衣襟扯开了。

    “嗯……”

    胸膛被泛凉的空气侵袭,原青无意识地轻哼一声,眼眸无神地睁大了一点,却无法聚焦。

    眼前的影子晃了晃,逐渐化成实物的样子。

    原青看清后,立马惊醒。

    面前的人就是刚刚邀请原青进家的猎人!

    “我都不舍的吃他了。”他笑着看着被下了药变得迟钝呆滞的原青,伸手在他微睁的茫然眼眸前晃动手指,“小伙子,你可真漂亮!”

    “得了吧!”老妇“哐”地把大砍刀砸进桌面,伸手要揽住原青走动,“你们真是磨磨唧唧,让我来!”

    原青看到刀,伸出绵软的胳膊,在自己靠着的桌子上摩挲着试图勾到它。

    刚摸到,一只手按住了他的细白手腕,“还能动?”

    原青瞥他一眼,无力地笑了下。

    眼梢泛红,脸颊白得透明,呈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极大冲击的脆弱美感。

    所有人惊了下,趁这个时候,原青笑意还没收,握住刀柄的手猛地抬了起来,将眼前的人一刀砍倒。

    “嗷——!”

    “大哥!”

    屋内顿时乱了起来。

    下一秒,原青就脱力地要跌倒。

    身后架扶着他的猎人叫了一声,骂骂咧咧地就要扯起来他扔到不远的案板上。

    原青被斜着身子拉扯起来,他晃了晃脑袋,使劲地捏捏手心,用手肘击开他就扶着墙向门口跑。

    有其他猎人看到他要跑,连忙伸手拦他,原青挣扎着跑出去,一番打斗后胳膊都被抓青了。

    原青刚跑出门外,看到门口有一溜燃烧的火把插在架子上,使劲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