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三根金发25

    原青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若不是、若不是公主,魔鬼哪里懂这些!

    系统:……都说了是山瀚离自己的问题!青青你偏心也太明显了啊喂!

    时间倒回到之前。

    魔鬼看完小人书,感受到了繁衍的魅力,整个人的状态就跟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一般。

    “怎么还在看着她啊,”原青听到魔鬼好像在呢喃,“她已经走了哦。”

    原青咽了下口水,看着魔鬼挡住了他瞪视逃跑公主的视线。

    他摇摇头,魔鬼却不再说话。

    魔鬼盯着他,突然炸成一片黑色烟雾包裹住他,“怎么回事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吗?”耳边响着环绕的立体声,黑雾钻进他的耳穴,磁性又蛊惑的声线回荡在原青的整个大脑神经中。

    原青头皮一麻,他恐惧地伸出了手,下意识地要拨开黑雾的范围,被不知何处的手强硬地拉了回来。

    他蜷缩在黑雾中,被迫承受那细密的雾气粘稠地侵犯他裸露出来的每一寸滑腻的肌肤。

    原青被黑暗包裹,感觉每一寸肌肤都被滚烫的雾气烫出粉色。

    “嗯……呃!”

    好不容易被从空中放在可接触的表面,弹跳的感觉却说明他被放在了床上。

    阳光照在眼眸上,原青虚虚地看到魔鬼处在背光下,俯身下来时那红得浓郁的眼睛比太阳都要灼热,盯下来,烫的他浑身颤抖。

    “我第一次感觉,人类的活动如此有趣。”魔鬼笑起来。

    原青抬手挡住了脸,被攥住腕子拉下来亲到嘴唇。

    他的口腔和嘴唇被魔鬼尖利的牙齿刮破,酥麻与酸软的痛感攀爬脊背,原青感到脚踝被什么炙热滚烫的东西缠上,逐渐向上旋转探入,每每攀上一丝都让他呜呜地发抖。

    他的手被放开,却已经下意识地揽住了魔鬼的肩背,手下是展开蝠翼的内侧软毛。

    魔鬼粗壮的血管自翼根发烫的跳动,烫得原青将手放开,无所适从地扶着他的肩,被吻地溃不成军。

    “呼……”他被放开嘴唇呼吸,魔鬼的吻从下巴啃咬着蔓延到颈下。

    原青好似被一团火烧燎,烫得他瑟缩着肉体,哭泣着将汁水放出来,如可怜的蚌肉被灼热的烤着。

    一只火热的手探入衣服沿着他的脊骨向下抚摸,汗水淋漓,指腹沿着一节节的凸起滑过一层温热的水痕,原青仰起头哈气,爽得浑身颤抖。

    他舔了下嘴角,拽着魔鬼的发根将他的头提起来,再次与他接吻。

    那双浅金色的眼睛眯起来,尽管眼角带媚,却带着莫名的,掌控一切的高高在上。

    直到尾巴自裤管探入下边那里的时候,原青才猛然睁大眼睛,浅金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敢置信的不满意味。

    魔鬼是真的要上他!

    亲吻当然可以,但是上床绝对不可以!

    那本书果然还是烧掉吧!

    “停下。”

    他偏开嘴唇,沙哑地说,冷质的音色染上情欲,直让人耳朵酥麻。

    魔鬼什么时候解开的禁言……?

    这般随心所欲!

    魔鬼亲到他的嘴角,听不懂人话似的:“你可以大点声说话了。”

    下一秒,缠住一只腿的那根尾巴猛地一扯,原青整个人瞬速下窜一截,他的腿被迫架在了魔鬼的腰上。

    “……!”

    原青瞬速收腿,抬起来就踢他的腰腹,被魔鬼抓住了脚踝。

    “嘶——”魔鬼的手劲很大,原青难耐地倒吸一口气,冷眼看向他。

    魔鬼呼着热气看着他的脚踝,竟然停下了动作。冷如玉的雪白皮肤,精致的脚踝被他一捏都红的离谱,活像被吸吻了一通。

    连绷紧的脚尖,都有着清甜的香气。

    像松软的,在山茶花瓣上化开的雪,浅浅一层冰上露水洇在脚背。

    原青看着魔鬼思考的神色,闭上眼睛再睁开,看向他的已经是往常冷淡沉静的视线。

    他哑声道:“放开,我今晚教你。”

    魔鬼扭过头,看了看原青。

    微侧着脸躺在红绸床单上,眼尾吊着一抹红,金色的眸子湿润地看过来,带着包容接纳的意味。

    “亲自教你。”他再次开口,咬字狠了一些。

    魔鬼卸了捏紧的力道,把他的脚踝放到了床上。

    他开心地扬起嘴角,猩红的眼睛前所未有地亮成霓虹灯,跳着一闪一闪的桃色.欲.望。

    “好~”

    原青看着心惊肉跳,暗自安抚自己的心脏,以为魔鬼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魔鬼拿出一条黑色的绸带,遮住了他的眼睛。

    “那我晚上来找你。”他低下头再次探入原青的嘴巴,“带上它。我怕你跑。”

    最后一句话像是被魔鬼在舌尖研磨了许多次才吐露出来。

    原青点头点得很认真。

    对于听话点儿的山瀚离,原青从不吝于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