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三根金发30

    原青记不太清昨晚的细节。

    但是他能回忆出一些身临其境的感受。

    疯狂、暴力、炙热的急喘、滚烫的接触、汗水浸入床榻……

    当然,没有做到最后。

    原青想起来,他扇了魔鬼一巴掌。

    *

    几个小时前。

    魔王的宫殿外狂风怒号,地狱迎来了恐怖的黑色暴风雨,活物们纷纷躲在可以遮蔽身体的屋檐下。

    倾盆大雨哗哗落下,冲击着高高冲向天穹的坚硬岩石。

    “哗啦——”窗户被从外破开碎裂,帘布大开,狂风伴雨灌入。

    魔鬼几乎是提抱着原青猛地扔到了房间的大床上。

    原青急促地惊叫一声,在床上弹了几下,随后魔鬼就俯身而上。

    魔鬼早已化作原本的模样,不再用人类的外貌取悦原青。

    他朝着原青的脸颊吐出幽蓝色的火焰恐吓他,“刺啦——”衣服被脊背穿出的骨刺撑裂,宽阔硕大的第二对双翼猛然展开,在这个房间撑开黑暗,粗壮的尾巴愤怒地甩动,在月光与雨水的反射中泛出一阵冷寒的光芒。

    魔鬼那双猩红色的眼睛中有发光的液体流动,亮地像火山中心极高温度的熔岩。

    外面轰隆一声巨响,随后巨大的闪电猛劈过来。

    光线将原青的脸色照地惨白。

    魔鬼掐住他的脸颊,滚烫的鼻息喷出来,硫磺中夹杂着原青没有闻过的陌生味道。

    像是……欲望的味道。

    “我可不想,”盘旋高举的尖角低下来,魔鬼贴近他轻声说,语气到后一句变得极为恶劣,“再尊重你的破规矩。”

    原青惊呼一声,魔鬼的吻已经将他的唇封住。

    凉润的口腔被他的牙齿撬开舔舐,缩到里头的微凉软舌发着颤,还是忍不住贴上魔鬼那温暖的舌尖。

    可能是万物平衡,原青本人是极爱热天的,他喜欢魔鬼高高的体温,喜欢魔鬼温柔地吻他。

    可他是易出汗体质,情欲升温后,原青开始发汗,他身上那股绵密的甜意像爆炸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地将两人卷入沉沦的空间。

    魔鬼的眼眸涣散又聚焦,他撤开嘴巴,难耐地绷紧脖上青筋,猛张大口,露出尖利的獠牙。

    而后重重地吻了下去。

    血腥味在他们的口腔中泛出,魔鬼呼哧呼哧地将原青身上破破烂烂的裙装撕裂,扔到了床底下。

    耳边是窗户被雨水击打的声音,地板上甚至有雨砸进来,但在床上的两人的耳中,都是他们接吻的配乐。

    激进又高昂。

    魔鬼飞来的时候护着原青,没让他淋到半点雨,可现在他的身上,不可避免地被魔鬼身上滚烫的雨水落上来。

    他们的胸膛紧贴,魔鬼那强有力的心跳声在原青的脑海中燃出一首变奏曲。

    一滴滴水珠滴到原青的胳膊、大腿上,魔鬼又贴得极近,滑腻的手心隔着雨水,推不开的钢铁臂膀粘热、粘稠地压下来,烫的他在魔鬼的怀中发着抖蜷曲着身体。

    “噼啪、噼啪”

    这间屋子的壁边炉火轰地一声燃烧起来,并且愈发旺盛。

    为这间屋子点亮一分光明。

    地面上的雨水亮晶晶的,倒映着床上的影子。

    一双玉白的手臂高举起来,酥软地勾住了魔鬼那可怖黑影的后颈。

    细软的喘息逐渐响了起来。

    黑影的翅膀兴奋地扑张,将火焰扇偏了些许,而后是一根粗壮的尾巴猛然扫过这滩水洼。

    “嚓”

    原青早已赤裸上身,他深深陷在这绵软的大床上,湿透的丝袜被勾地破破烂烂地,魔鬼的手指滑到小腿,握住他的脚踝举起来吻了下去。

    原青躺在软枕上平复着呼吸,浅金色的眸子中是燃烧的火焰倒影。

    眼珠滑过去看了眼那燃烧旺盛的壁炉,又不带任何情绪地滑了回来。

    他眯起眼睛,看向跪在身前的魔鬼。

    橙红色的火焰下,魔鬼阴冷的紫色都被照的恍惚又暧昧,鼻梁上亮着一点高光,有蹭到原青脖颈上的汗珠在上面闪闪发亮。

    他被举起来的那只脚踝丝袜早就湿透了,白丝洇着汗水还是雨水什么的,原青绷紧脚尖,感到魔鬼的吻落下来,酥痒又暗爽。

    他仰起头喘息着,正巧看到天花板吊下来的重重铁链,在火焰与雨夜月光的双重照应下,显得格外安静。

    原青的脸色一僵。

    他看向魔鬼,魔鬼缓缓地抬眸,下垂的长睫掀起来,凝视着原青的脸色变换勾起了嘴角。

    多么可爱的神情啊——

    一盘甜润美味不自知的冰中白山茶。

    现在冰要化了,盘子要碎了……花要熟了。

    魔鬼的尾巴爬上床铺,勾住了原青的另一只脚踝。

    原青浑身一抖。

    瞪大了的眼睛竟显得那么可怜:“不……”他猜到魔鬼要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