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三根金发31

    【什么小蝙蝠,我还是小系统呢……】

    系统小声嘟囔,坐在自己的数据小房间看电视去了。

    “哐铛铛、”

    原青将胳膊缩回被子,想在暖和一会儿,铁链跟着又进来,被空气染凉的铐子一片冰凉,原青轻轻侧了下身,被冰得一个激灵。

    原青皱着眉拿被角把铐子包住,然后才起身。

    胳膊从软滑微潮的床铺抬起来,然后指尖贴到了身体上摸了一阵,膝盖大腿磨了一下。

    ——没穿衣服!

    他说怎么醒后感觉舒服的不得了,甚至想摊在床上安静地眯一会儿。裸睡果然是最舒适的……

    原青浑身赤裸,软被中是蓬松的天鹅绒,看起来厚厚的,手掌一压又软绵绵地陷下去,极其亲肤又轻薄,将他半坐的全身包裹。

    原青瞟了这个房间几眼,安静、空旷,没有人,他吁出一口气舒展开身体翻了个身,被子在翻身时温柔地拂过皮肤,感觉酥酥麻麻的像魔鬼温柔的轻吻。

    他又翻回去,脚跟慢慢滑上床铺屈膝,眯起眼睛侧身躺好。

    然后沉思了一会儿。

    魔鬼呢?

    原青靠在床头立着的床屏软垫上,雪白的脊背上点着零散的褐色小痣,紧密地靠着微凉的皮质垫子,原青的眼角发红,将被子拢到身前。

    原青从床头坐起来,环视这间屋子。

    昨晚闯进来落了满地的玻璃碎渣和雨水早被清洁完毕,地面上铺了一层厚实短绒的深色地毯。

    窗帘垂到地面,能看出是崭新的面料,日光从通风的完好窗户里照出长长的阳光通道,从地面爬到床上,将整个房间照亮。

    外面天气不错,晴空万里,房间设施高端,高级皮质的桌椅镶着金边,有羊皮卷模样的书摆在书柜上,显得房间主人很学究似的。

    ——如果那些书脊没有摆倒的话。

    手边的柜台上有透明的水晶盛着凉水,可能是魔鬼给他倒的。

    原青掀开肩上的被子,提起手腕上的链子拽了拽,看到了源头,厚重的大锁就镶嵌在床头。

    细瘦的指节掐住铁链,那粗的弯曲铁圈比他的手指都要粗上些许,黑紫色的铁看起来丑陋得很。

    原青啧了一声。

    脚腕有些酸涩,估计是脚铐累的。

    他伸脚在软被里蹬了蹬,调整被脚铐扣着的角度姿势,却蹬到了一只浑身短滑毛毛的生物,还带着呼吸的起伏,暖暖的贴着他的脚心。

    原青的脚心被毛绒的感觉刺激到,他耸起来肩胛骨,低下头轻吟一声,而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股间好似有黏腻湿滑的液体滑出来,被臀肉挤压。前端也有些起来的趋势。

    原青抿紧唇,神色冷淡下来。

    这就是他为什么不愿意上床!

    因为他是个怪物,他不像正常的男性,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欲。

    他的情欲被引起来,就很难褪去。

    所以他终年不变地冰封自己,整个学生生涯,以及现在的职业生涯,都是传闻中的高岭之花。

    可谁也不知道。

    他收紧的领口下,是一具敏感到爆的身体。

    所以,他才会选择山瀚离,一位帅气粘人,但胜在贴心乖巧,恰巧又性冷淡的爱人。

    山瀚离只需要轻轻的亲吻就满足。

    ……可现在,他说不准了。原青垂眸抿唇。

    原青呆了一会儿,难堪地将被子掀开,冷眼看向那突破了自己最后一道防线的东西是什么。

    微凉的空气将被窝的暖湿气息冲散,原青闻道那股子来自自己的黏腻甜味儿,整个人都羞耻到发抖。

    床上是一团黑色的动物,有短绒的软毛,像是……蝙蝠?

    原青眼神冰冷地盯着它,蝙蝠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呼呼大睡,小肚皮一起一伏。

    ……哪来的小玩意?

    原青从牙缝里挤出一口气,将被子拉过来卷在身体上,蝙蝠‘pia叽’一下滚落到床中间。

    还没醒。

    原青凌厉地看它一眼,随手扶正小蝙蝠的睡姿,憋着闷气裸着玉白笔直的双腿在房间中寻找洗浴的小间。

    地毯色泽深沉,原青的脚背瘦白,因着情.欲泛着粉色,青脉细细地几条贯穿脚背,好似汩汩流动着荡漾的情液。

    走动间,脚背上的轻薄汗水凝成水珠,流到地毯上,腿间亮晶晶的,有粘稠如蜜的水珠滴下来,在地毯上像一颗散不开的珍珠。

    在他身后,蝙蝠的鼻尖嗅了嗅,还是忍不住将翅膀展开,抬起脑袋闻过来。

    它的头顶是两根小小的、尖尖的犄角。

    这原来是……魔鬼啊。

    原青不知道,他镗着铁链子在地毯上走动,烦不胜烦地踹了链子一脚。

    “哗啦、”

    “丑东西……”

    原青的冷呵声自拐角传来。

    蝙蝠耳朵向后一怂,蝠翼上的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