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丑小鸭强制爱22

    金色的阳光成缕状照进房间,轻缓地落到原青精致漂亮的脸上。

    “唔......"那卷翘的眼睫颤了下,眼角淌下一滴泪水,如清早的露水不显痕迹地划过。慢慢张开,愣神地看着天花板。眼尾泛着淡色的红晕,那双眼睛在昨晚哭得极狠。阳光照进那双眸子,两种金色互相揉碎了,在眼球中化成一片亮晶晶的水光。

    [青青.....你醒了啊。]系统小声说。

    [这丑小鸭太不是个东西了!]见原青不说话,它絮絮叨叨地开骂,[也太不听话啦!青青都说了多少遍停下了,怎么听不懂人话呢.....]

    [安静一会儿。1原青说。系统噤声。哪里都痛,嘴唇痛、手腕痛、腿根痛....那个不可言说的地方也痛。体像被车碾过一般,腔内隐隐发麻,似乎肿了,这等强度的欢愉他从未体会过。眼眸在四周转了转,还是现在身份的房间。

    他格外注意了一下那个角落的鸟笼,果然被白天鹅拿去扔了。金纱的床帘没有拉上,阳光从没有被完全挡住的窗帘缝中照进来,长长的一条阳光照到地板上,又照到床上,刚才他就是被这道阳光晃醒的。原青想要起身,腰部酸痛地很,他皱着眉扶着床头起来,软被从身体上滑落。这具体态匀称的身体上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他的背部全是吻痕,从颈椎一直吻到腰部,肩胛骨上隐隐有紫色的牙印,被从后边结合的时候,大手掐着的肋骨也淡紫色一片,几根指痕遥遥地指向乳尖。粉色的粒粒可怜极了,一接触微凉的空气就挺了起来,原青感到那里一痛,低头一看,红肿了不少,还险些破了皮。少被又亲又舔吧。想起来了,昨晚热得神志不清的时候,好像是被滚烫的舌头舔得又麻又痒,还使劲咬。现在想想就好痛啊。原青:系统:[青青,不是我不给你调痕迹的数据,那个丑小鸭太吓人了,我怕给你调了他再找事QAQ] 原青垂眸嗯了一声。纤长的睫毛垂下来,清清冷冷的表情看起来格外易碎。床头有一杯温水,原青随手拿过来喝了。床,想去衣柜间找一件衣服。那腿根简直是身体的重灾区,系统眼前的马赛克上,白花花的身体上就那里红彤彤的,泛着青紫色的块块。

    [00斤.....调一下痛觉。」原青挪动了一下膝盖, 那里就疼的眼泛泪花。系统应声去了。脚底刚刚落到毛毯上,房门却被推开。阳光嗖地一下将室内照亮,而在那光中站着一 个敛着翅膀的影子。原青抬眸的瞬间,那原本站着的人突地又消失不见了。只留下阳光大亮的室内走廊,深褐色的厚重毯子铺在上面,看起来就柔软极了。?原青微微启唇,呵了一声。沉默着站在房顶的青年刚收敛好翅膀,听到声音,下意识地舔了下唇,心虚。随后又僵住。不行,现在是他翻身做主人。袍不会把胸前擦地更痛。穿也穿不好,坐也坐不踏实一一 屁股好像大了一圈,按一下好奇怪。原青的拳头硬了。

    “WW。”他坐在衣柜间的软椅上,打开了一个卷轴,用羽毛笔沾墨写了几个字,然后喊了那个藏起来的人。

    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随着一 -阵风声在门框探出头来。原青看到他的脸,愣了一下,招了招手,“过来。”这个小天鹅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后,就不太愿意给原青看自己的模样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比灰色时更丑。那白色的时候原青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里面全是惊叹,就差说一句“还蛮喜欢”了。

    可现在是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但他还是强撑着笑,召之即来。原青顺了下他那柔顺的黑发,脸色十分好看,长头发的男友视觉观赏起来真的不错啊。原青把卷轴卷起来,说, “把这个给那个拍卖行的老板。”

    ,他的手掌比原青大一圈,是刚好握住还很契合的手形。大拇指擦过原青白皙滑腻的手背,原青抬头看他,青年默默地把卷轴收起来。

    “滑吗?”原青轻笑一声。

    山山的视线对上他,耳朵突然红了,“滑。”8760394

    "喜欢吗?”

    ”喜欢。”原青语气变淡,说,“那会不会轻一点?”

    山山磨磨蹭蹭地点点头。没有被凶,小天鹅十分雀跃,那两双宽大的翅膀特别想张开猛扇几下。

    "去吧。”

    [这就是你想要的真实的山瀚离?]原青问系统, [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

    系统:.....虽然无法反驳。

    [但是,青青你昨晚不是这样说的啊QAQ, 我刚从屏蔽里被放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你骂了他几十条.....]原青脸色渐渐冷下来。

    他去翻记录,还真是几十条,明明感觉只骂了几句。亏了。山山走出门,一阵秋风吹来,几片枯叶被风卷起来吹到不远处,这条街已经空了。拍卖行的那一晚,确实吓到小镇居民了,血液流出街道,人们惊恐地叫道“恶魔降临了这个小镇! "

    “死神才是白色的,老天,那不是天使!!”

    他们连夜逃走。山山一袭黑衣,拿着卷轴踱步在街上。慢慢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