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他·狼人杀17

    庄园内外万物静谧,黑暗的房间中,只有幽蓝色的月光自窗帘的缝隙下溜进地板,照出一道曲折的霜痕。

    床边半立着一个高大的黑影。

    在那道白色的月光霜痕越来越亮一一天空,上的月亮亮到极致的时候一一黑影的脑袋上慢慢竖起来两个尖尖的耳朵。

    黑影那诡异的眼眸如同夜光珠一般泛着冷酷的绿光。

    变身的过程如此安静。

    期间只有微末的皮肤撕裂和长合声。

    而那些被归为“劣等狼人”所具有的血肉重组的现象根本没有发生。

    “哈..."

    他张开粗而宽阔的吻部,露出尖利而锋利的獠牙,自喉间发出低哑而粗重的喘息声。

    而就在他的旁边,一位漂亮复的青年丝毫不知自己的危险, 正陷入酣甜的梦中。

    白皙修长的指尖边缘带着微末的柔和光晕,依旧搭在狼人那宽大手心上。

    狼人收拢五指,握住了那只手。

    紧接着,他便将吻部凑近了原青的脸颊,鼻息滚烫地嗅闻着,伸出粗粝的舌尖,轻轻舔了舔原青的鬓角。

    被湿热的舌头舔过耳朵前方的娇嫩肌肤,被中美人有些难耐地蹙了下眉,往被子里缩了缩。

    可被子里也不暖。

    狼人进来也没有去管好窗户,凉的彻骨的夜风发出呜呜的声音,穿过窗缝,吹进了室内,使得原青浑身颤栗般轻抖了几瞬。

    这样一来,他在睡梦中更愿意凑近那耳边吐着热气的未知生物。,

    他自被中伸出了大半个手臂,往狼人的手心中钻,自那暖和的手心往上的腕骨处,因为有着狼毛的缘故,甚至更温暖。

    吸引着发凉的指尖往那毛发中插着暖手。

    “嗯”

    梦中的美人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似乎在埋怨这个热源怎么这么不上道,还不快快抱过来。

    狼人受到鼓励般,下一秒便将爪子探入了被子。

    然后,掀开被子,爬上了床。

    原青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非常离奇的梦。

    起初是很冷。

    他梦到自己大学假期的时候在雪山滑雪,因为误入岔道,被高大的松树林遮挡了回去的路线,便在一一个斜度不高的坡上慢慢停下辨认着方向。

    然后他碰到了一个有些瘦小的男孩。

    那男孩裹得很严实,衣物却很轻薄,头上是一顶有些破烂的黑色毛线帽,下半张脸带着一次性的口罩,和他一样迷失了路线。

    说是瘦小,其实身量很高,只是明显发育不良,肌肉跟不,上骨骼的生长。

    男孩说他也是来玩的,说话的时候还在寒风中发抖。

    原青本来和人交流欲望并不强烈,但男孩似乎很无助,原青便尽着关爱祖国花朵的义务,带他-同回到了滑雪基地。

    原青注意到,男孩低头的时候,眼睫毛.上都挂着冰粒子。

    男孩的眼睫毛又黑又浓密,长长的、翘翘的,尾部掀起檐角一般的交纵弧度,也难怪会有冰雪的微粒落在上面。

    他的眼珠黑白分明,澄澈而清透,看起来给人一种很乖的感觉。757350363

    “你的家长呢?”原青尽量柔声问。

    男孩说,“可能回宾馆了。

    此时室友终于找到了他,要和原青去吃饭。

    男孩紧张地捏住了原青的衣角。

    原青看了他两秒,轻合着眉眼摘“下来了自己的围巾,给男孩绕在了脖子上。

    暖白色的手织围巾,被指尖拉着轻轻提上去-一层,遮住了男孩的口罩。

    “送给你了,小朋友。”原青声音很低,像雪花一样轻飘飘的,又清又凉,

    冷

    ....

    围巾送出去,真的好冷,风都像有目标似的照着脖子钻。

    去找室友的瞬间,眼前已然化作了白茫茫的天地。

    而那个后来就没再见过的男孩,却在梦里走上前来,握住了原青的手。

    那宽大的手好烫,完全不像是一一个刚刚还在寒风中发抖的人应该有的, 暖意从指尖传进身体,让有些冷的原青-一下子愣住了。

    ".....你?"

    男孩看着原青的眼睛,然后抱住了他。

    高大的身体很热,很温暖,热的原青要出汗。

    再后来就很荒唐。

    茫茫大地上全是雪,而男孩变成了看不清人脸的存在,和原青滚在雪地上,把围巾围住了原青的眼睛。

    温暖从指尖开始,一寸寸地流过全身。

    像是泡了一个热水澡,还有柔软的羊毛搓带起淋淋的热水,湿乎乎地抚摸着肌肤。

    再后来是好热。

    热的哪哪都出汗。

    天旋地转,像在柔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