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他·狼人杀18

    原青随手翻动着披肩和裙摆,眼神往下一滑,又看到了让他额间一跳的细节。

    裙子的边上被咬透了几个牙孔洞。

    因为狼牙粗大,尖端锐利,恐怕是隔着布料就闻到那下面的香味儿,直接一口咬了上去。穿透了布料,尖部就是这么落在肌肤上的!

    .....!原青颤着指尖捏起那片细腻柔软的布料,看着那指尖轻轻松松便可以穿过的洞口,声音都在发抖,“他怎么能...怎么能.

    怎么能那么用力,把裙子咬破了,还在身上印下''了令人害怕的牙印。

    这个世界小红帽的性格带着娇美,让本来就有着这么一点潜意识的原青把这一面直接放大了。

    这刚起床的一会儿,就被吓到了好几次。那狼人还把漂亮的小裙子给搞坏了。的眼眶微微泛红,唇肉抿着的时候还在抖。

    "变态...."他颤声骂道。

    讨厌的变态。

    系统帮原青把衣物更新后,小声哄他, (青青,换上新的裙子啦。]

    原青这才小心翼翼地抚摸那没有洞眼的红裙下摆,穿上鞋子和灰袍,去找利诺。

    他被狼人钻了被窝,还“咬伤”了,只能去问唯一可知友好身份的猎人该怎么动。而此时,一楼的大厅中。

    名义上的猎人们正谈论着昨晚没有出现的“劣等狼人”。

    而之所以他们只针对这个狼人,是因为这只狼人,是他们三人所知之外的狼人,是一个意外的变数,自然捕捉杀掉最好。利诺道,“昨晚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守在屋顶的赫维点头,“没有。”

    "连你也没听到....."思考不久,利诺眸中精光闪现。

    他笑起来,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他想到了什么,其余两只狼人根本不关心,他们现在重心都在原青身上。

    见利诺思索完毕,赫维一边擦猎枪, 一边转了个话题,“我今天早晨给青打了一,只野兔,一会儿去外面给他烤。”

    “哦?”利诺看着他的猎枪,嘲笑道, “你不会用爪子,非要打枪?青要是被你惊醒, 指定骂你。赫维一顿,竟然有些茫然道, “骂我.....他会骂人?"赫维没听过原青骂人。

    他只记得,衣柜里难耐不住去亲他的时候,被禁锢住的美人只会小声地轻喘啜泣。利诺一脸深意,他扬了扬眉,看向赫维的眼神中带着捷足先登的得意。

    语气暧昧道,“那就看你...怎么惹他了。

    赫维听出来里面的深意,看着利诺的眼神逐渐变冷。6210510424

    僧多肉少真是结盟的一大难题。利诺全不在乎地移开视线,看向唯一一

    西洛斯从开始坐在桌上就沉默。

    之前还做做样子,假装自己是猎人, 甚至昨晚还同利诺一起商讨如何应对捕捉那只“劣等狼人”。

    但是现在,这个平日里丝毫狼人模样都不显露的青年,却正看着桌子‘下的手心出神。

    他的掌心中,赫然是一小块鲜艳的红布。没错,这正是他昨晚咬烂原青的小红裙后,专门挂在牙齿上的红布,用以念想。

    绸缎似的柔软顺滑,磨砂绒毛的质感,指腹贴上去,就跟在抚摸原青本人的肌肤似的。

    西洛斯脑海中全是原青那像月光一般细腻光洁的白皙软肉。

    圆润的肩头、轻颤的指尖、修长的双腿......轻动、摇晃,在脑中小电影一 样重复播放,看得他涎水难咽,神思恍惚。

    月亮照不到床上。

    床上却充盈着月光。而那月光上----薄薄覆盖着鲜艳的、美丽的、刺的他眼底凝沉出深渊的红裙。

    这让那清清冷冷的月光都变得娇艳了许多。

    即使是在黑暗中,那红与白的对比竟也如此惊心夺目,而红色点燃了西洛斯原本F ?想亲亲蹭蹭的欲望。

    他近乎着迷地想,小镇中声名大噪的小红帽.......原来竟如此鲜嫩可口。且被厚实的狼毛摩擦温暖后,薄薄的皮肉外还沁出细密的、清甜的薄汗,就跟进了玫瑰园,细嗅花朵的芬芳一般。

    鼻尖贴得越近,那味道就越醉人。

    他几乎要拱到那淌出最是浓郁的水液的部位,西洛斯理智尚存一线,却也无法遏制住自己,张开狼嘴就咬了下去-

    “唔:

    ....."轻软的低呼声自楼梯上传来。混着清冷和低哑柔和的声音太过真实, 西洛斯险些以为自己的小电影有声音了。然而他只是愣了愣,很快就察觉到什么,脑中的画面突然消散,抬头便刚好看到了下楼的原青。不是幻听。

    是电影角色本尊来了。利诺看着这才回过神的西洛斯,竟也有些好奇他手心攥着什么,让他这么失神。,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

    “青青~早安。”利诺先给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