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他·狼人杀20

    而被外婆以为在睡觉的猎人们,则是在听到她来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原青上了楼梯间。

    他甚至连袍子都没拢好。

    有些逼仄的楼梯间转角处,原青被利诺捂着嘴唇,眸中满是意外。?

    而和他对视的猎人,暗红色的眼眸中似乎闪过一瞬幽光。这一刻,他全无调笑的意味,竟然有些严肃。

    他斜眼扫了一眼楼梯间下方的一楼入口处,并未出声,随后抬眸示意原青身后的西洛斯和赫维带他上去。,此处灰暗,光线不大能照进来,原青的腰被一截有力的手臂揽着,不知道是谁,因为西洛斯和赫维都没说话,他们配合无间地将原青抱了上去。

    直到抱到原青的房间,才将他放下来。原青的衣袍还未全部遮掩好身体和裙子,露出来的半截大腿因为入窗的冷气而轻轻发着抖。

    他掩了掩袍摆,才感觉到暖意。身看向两个沉默的狼人,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利诺在看着原青被抱上去后,才慢慢将视线转到楼梯拐角的下方,眸光中闪着漠然的冷意。那里有一楼的光线照进来。

    红夫人并未靠近这里,她的脚步声逐渐减小,似乎是去了厨房。

    厨房里还有一只赫维今天刚猎的兔子。利诺想,青青今天恐怕是吃不到兔子了。

    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神色有些怪异和懊恼,但当她抬眸看到利诺的时候,脸色立时变得正常起来, “猎人利诺,你这是刚起床吗?”利诺颔首,“红夫人,怎么今天才从镇上回来?"

    红夫人没有回答,而是忧心忡忡地问道, “昨夜狼人来了吗?"

    “您也看到了,庄园分毫未毁,狼人没有来。”利诺说。

    红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喃喃道,“没来就好, 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利诺眉梢挑起来,语气晦暗不明, “您是说青吗?"这是当然。小红帽这孩子,这么漂亮鲜嫩,万一被那只来庄园祸害的狼人发现,肯定会被吃掉的。

    红夫人正要点头,却是停顿了一下,没有把原青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含糊着说, “啊啊,是的,当然了......那孩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说完,作为外婆,她还是有些担心小红帽的安危。

    便匆匆落下一句,利诺哪能放过她。

    “红夫人,”他喊了一声,等红夫人在台,笑着说, ”厨房里的兔子您知道怎么烹饪吗?"

    红夫人偏了偏头,音色有些不自然,嗓子活像卡着什么硬物似的。

    "......我没有见到什么兔子。”她说。利诺可惜地说,

    红夫人神色竟然突然露出一种灰败之色。

    她喃喃道,“或许吧。

    随后便像个游魂一样上了楼。利诺看着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婆提着储裙子消失在了楼梯口处,没有再出声。

    而是面无表情地掀开帘子进了厨房。原先放着一只半死兔子的木质案板上空空如也,却是刚过了水一般湿漉漉的,颜色比平时深了一-层,还沾染了一些没有清洗干净的血痕。和..

    “残骸都不剩啊。”利诺眼神幽暗,捏起来一搓没有收拾干净的兔毛。

    原青坐在床上。而狼人展露了身份之后,彻底放飞了自我,他们散漫地把长腿长脚曲起来,坐在地上,将胳膊半支在原青的床边。

    赫维倒是老实,坐得还算正经。

    西洛斯趴在床沿,侧着身体时不时地伸出手指去勾玩原青的衣摆。

    “啪”原青抬手拍了他的手背一下,因为坐在床上,俯视下来的神情显得有些高高在上的,薄唇轻启, ".....

    西洛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默默地给他把衣摆压好。

    因为刚才在楼下的时候,他的手伸进青打开的腿里面,然后被原青狠狠地骂了一顿,原青一边掉泪珠一边说的,然后特别快地把袍子放了下去。

    他缩在椅子上,戴上兜帽半天没吭声,猎人们看他咬着嘴唇无声地淌泪,喘气的小声音撩得他们心尖痒痒,一边色心大起觊觎那嫣红的唇,一边假装绅士温柔小意地哄。暴露身份后,伪装惯了的狼人们想要揽回一些岌岌可危的“好狼人”形象。

    “我不是故意摸的,我帮你看看疼不疼,疼的话,你再踢我一下....."这是西洛斯。

    “裙子很好看,腿也很好看......猎人利诺也去捏他的手,将那发凉的指尖靠近唇边,轻轻的吻, “要我揍他一顿么?"

    西洛斯:

    虽然最后原青也没有要看他们打架。

    总之,他现在要夹起尾巴做狼。原青的臀部陷进软绵绵的被子里,他盘着腿,胳膊抱着一个枕头,将下巴压‘了进去,眼神隔着眉宇间的碎发,看向赫维。

    “你刚才说.....

    赫维点点头,“利诺看出来的,他确实是一个敏锐的猎人。”在原青问他们,瞒了自己什么之后,赫维就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