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文学 > 其他小说 > 美好童话拯救他【快穿】 > 魔镜魔镜,漂亮王后为什么总是不高兴35

魔镜魔镜,漂亮王后为什么总是不高兴35

    黎明前的黑暗那么浓郁。城堡大厅点上了夜灯,仆人们穿着灰色的衣服,在城堡中如幽灵般穿梭。风铃声在大厅中缓慢地回荡,弦乐器奏起诡异的音乐调子。......咕”铃铃铃.....铛......每个人的脸色都是麻木的,安静地,他们的眼中无光无神,像是一一个个吊线傀儡在城堡中轻飘飘地来回。

    他们安静地站在自己应在的位置,手上拿着一 些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一钵骨粉、奇怪的血液、怪鸟的羽毛.....这是施展黑巫术需要的东西啊。

    而在王后那高高的房间门口,如雕塑般站着两排面无表情的女仆。她们手持着烛火,星星点点的光辉连成两条线,像是一个奇怪仪式的前奏。

    一墙之隔的门内。

    白雪走进,语气温柔,“王后,为什么不问呢?你问我,我会回答啊。”

    他伸出手,碰了碰原青的脸颊,清晰地看到那睁大的美目颤了下眼睫。却没有躲开。

    “轰!”

    白雪在原青的耳边弹指,随后房内的壁炉骤然燃起的红色的火焰。张牙舞爪的火舌发出噼啪燃烧的声音,将安静的空气吞没。壁炉里是白雪专门为王后添的冷杉,来自遥远的黑森林,清凉的杉木燃烧的味道带着点儿焦气,逐渐弥漫了整个房间。白雪的脸颊照亮,那个漂亮的少年如今长成了一个如此俊美的国王。他突然抱住了原青,将下巴抵在了原青的颈窝上。语气软软的,“姐姐,怎么不说话呢。”原青垂下眼睫,看到了两人的影子,壁炉火光在他身后将两人的身影照的那般交融。

    “我没有什么想问的。”腰间勒住的胳膊加大了力气,原青几乎以为白雪会勒死自己。

    他拍打了一下白雪的肩背,轻嘶了一口气,“放开,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总是乱喊。

    “姐姐?”白雪在他颈窝上蹭了蹭, 下巴的骨头戳地他肩颈连接处的肌肉发痛。

    美丽细瘦的指尖绕过环抱自己的胳膊, 摸到了白雪的下巴,轻轻抵开,美人低声道, “别闹了。

    白雪依然抱着他,大手钳住那细瘦的腰肢, 上身挺起,将眉眼后撤,以向下看的角度对上了原青的视线。

    “说什么呢,晚上不就该喊姐吗?”他凑近,两人呼吸相对,鼻尖相抵,“我刚啊喊错了,姐姐,你罚我吧。嘴上这么说着,他却在原青出声前细密地亲。上了原青的嘴角,像是原青偶尔喂养的鸟儿一般,一点一点的,又快又密。病态的国王抱紧他失而复得的王后,心满意足地喟叹着。什么叫晚上就该喊姐姐......原青听着头皮发麻,这是在怪自己吗,

    “黑巫神是个谎言,”白雪的唇暧昧地贴在原青的唇瓣上,粗粝的指腹曾经在姐姐的指导下弯弓射箭,而现在却摸上姐姐薄软柔嫩的鬓角,“不要信魔镜的。”不问,他却不满魔镜的影像,一定要反驳一句。

    “我不够听话吗,”白雪说,“姐姐......为什么不来问问我呢,毕竟我才知道我是怎么成长的。“

    他把魔镜灌满魔力,可不是为了让王后知道这些的。吓跑了怎么办

    “我是在看到您的那一天,才算真正的活着。”白雪敛眸道。原青有些惊疑地看向他。这话的意思?

    一是我看到蝴蝶的那一天。”白雪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轻笑着回答。原青一懵,隐隐察觉到什么,白雪却不再回答。

    他稍一用力,卷着王后倒在了一旁的躺椅上,柔软的绒铺了厚厚的一层,跌下的瞬间被压下去很大的凹陷。

    白雪感觉到身侧的人浑身紧绷了起来,握着腰部的手掌隔着衣服,都感觉到柔软平坦的腹部变得更加富有韧性。原青生怕他要再搞点幺蛾子。

    “姐姐.....”但白雪只是依恋地抱紧他,语调柔软, 低哑又性感,带着少年本应有的一丝奶气。

    他浅浅地啄吻着那柔软的薄唇,将淡粉色一 点点的嘬红,仿佛将自己血色的唇染过去了似的,才低垂着眼睫抚摸着王后的嘴巴,诉说起来。

    “还记得吗?我问过姐姐,是喜欢当女王,还是我的王后啊.....”白雪叙说着,“但姐姐拒绝了这两个选择。”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姐姐不是‘姐姐’啊,你哪个都不喜欢,因为你要当国王。”

    白雪的眉目倦怠起来,似乎有些困意, 他在絮絮叨叨中逐渐放缓了每一 个字眼之间的间隔。

    “你喜欢一个人享受水果、鲜花和赞誉。却在某一天,将一个红红的大草莓递到了自己的嘴边。

    里面有酸甜的果香,还有凉丝丝的王后的香味。王后是那么美丽,他有着比太阳热烈的眼眸,有着比冰雪还冷冽的神情,万千种风情完美糅杂在一 个人身上。从那之后,王后再坏,却永远不会破坏他身,上的那层神秘而梦幻的面纱。747650675

    白雪自此开始仰视他。

    而夜晚的魔镜姐姐同时出现,又那么温柔、善解人意。

    他在黑暗的角道中拽住了那片发光的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