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残美人鱼8

水波盈盈,但由于总是面无表情,疏离中透露着一 丝丝寒凉。淡粉色的唇瓣微薄,却光滑丰盈,好似一亲就会变红似的。

    帽子前的领口只露出半截纤细的脖颈,雪白如玉。

    根部有几片细细的鳞片,微微侧头看过来,折射出来的光彩像幻境一样。

    “艾离。”

    那淡粉色的唇瓣轻启,由于发音的原因,露出来那并不尖利的牙齿和嫩红色地舌尖。

    艾离的鱼尾重重的一蜷,才将某个要滚烫弹出的巨物给压制下去。

    “教、教父....”他结巴了。

    耳鳍也涨地通红,刷地炸开像一把锋利的折扇。

    原青疑惑地看问他,然后有些尴尬地说,“抱歉,是不是不太习惯.....”

    艾离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喉结.上的细麟微微炸起。

    "不,没有,我是说......教父,您真漂亮。”

    原青闻言笑起来,那双浅金色的眸子微微眯起,让艾离攥紧了手指,口干舌燥地盯着他。

    “教父、教父.....”他呆愣地念着。

    人鱼的声带发育太过完美,被那堪称梵音的语调喊着,让原青有些羞耻。

    他疑惑地皱起细眉,“做什么喊这么多声?”

    嗓音依然凉凉的,似乎还带着一点冰冷的调子,但听到艾离的耳中,那真是天籁之声。

    “没、想给教授看看.....”小人鱼把手腕放到了桌上。

    原青伸手把他的手腕举起来,将房屋顶端的水晶球亮度调大,细细地观察着。

    美丽的教父垂下眼睑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手,卷翘的长睫毛动了两下,眼珠缓缓在眼眶里转动,像幻美地碎金。

    他的教父似乎丝毫没察觉到一般,嘟囔了一句, “幸亏用了咒术,现在好些了。”

    艾离手上浅浅的粉红色疤痕逐渐隐没,掌蹼泛着淡淡的青紫色,鳞片亮闪闪的,看起来还蛮好看的。细麟被原青轻轻地拨弄着,艾离羞涩地甩了下尾巴。

    原青突然“诶?”了一声。

    他伸手拉住了艾离的腕鳍,展开看了下。

    柔韧的鳍在他指尖软趴趴的塌着,时不时翘起一 点尖尖,表达自己被捏得有些酥麻。

    原青立马明白了自己握住他手腕时,那团在掌心弹起的是什么东西了。

    只是他犹疑地看了下那腕鳍的长度和宽度,回忆着见过的人鱼,还从未见到这么大腕鳍的,

    原青指尖抚摸了一下他的手心,说,“没什么,去睡觉吧,艾离。”得教父心疼的教子羞涩地站在房间内。

    引狼入室的深渊海巫,在暗角脱下了自己的袍子,最后披上轻薄的紫色海带被,窝在了巨大的蚌壳中。

    亲爱的教父睡着了。

    聊了什么艾离都没记住,只记得他的教父是真的香。

    他们盖着两个被子,但教父的发丝总是往他这里飘......教父的尾巴也总是隔着被子往他身上搭......就连那截细细的腰, 都自动往他手上跑。

    这可没法子。

    艾离凑近教父的颈侧,鼻尖抵住那柔腻地肌肤, 伸出手臂揽住了教父的身体,指腰在白腻地脊背上轻轻摩挲。

    脊骨上的肌肤也如此光滑

    手肘、手腕,都没有人鱼的鳍。

    艾离的神情变得危险起来。

    他仔细观察着美人鱼的耳鳍,唇覆上去时,那耳鳍还会软软地颤抖,灵活地就如本生的一眾。

    真是奇怪,但没关系。

    "晚安,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