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残美人鱼11

  在这张脸上看到这种神情,原青满脸发烫,

    他垂下眼睫,微启红唇吐着热气,没有说话。

    王子起身,半抱着他站了起来。

    原青揽着他的脖颈,指尖蜷缩,实在是不想承认刚才自己心跳的厉害。

    原青鱼尾一僵:[我好哪口?]

    系统:[就是勾引你啊。]

    [....走开!]

    原青突兀地将额头抵在了王子的肩上,白嫩的胳膊牢牢地揽住了王子。

    其实也只不是勾引,原青只是觉得,那种神情一一 把所有的情绪都洞察了的眼神,和随时随地把控人心的城府。好像和山瀚离的样貌格外地贴合。

    有一种灵魂与肉体上的契合感,非常完美的艺术感。让他,不可避免地心动。

    这和他一开始和山瀚离谈朋友的感觉很不一样。好像......越陷越深了。

    王子并没有回去,他将这尾不会说话的人鱼放到了礁石上。

    潮水深沉地自海的天际压过来,王子趟着水,任潮水蔓延着他的胸口。

    高高坐在礁石上的人鱼,稍稍垂眸看着他,眼角的媚意让整张脸都清冷靡丽起来。

    漂亮的鱼尾就在手边,随着海水,尾鳍抚在王子的手臂上。

    但王子很规矩的样子,目不斜视。

    回应他的,是原青俯下身来,在他额头,上的一个吻。润的铂金色发丝垂下来的,是海中人鱼的清淡好闻的异香。随后,美丽的人鱼摆着那条看起来有些娇弱的白色尾巴,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弧度,扑通一声入了海。

    山望着那白色的鱼尾慢慢游远,绽开了一 个温柔又致命的浅笑。

    太阳升高,潮水慢慢地落下去,露出沙上的礁石,和王子高大的身体。

    就好像从未涨起来过似的。

    金妮一 那条庞大的黑色海蛇盘亘在教父的门前,拒不让他进入。

    小海蛇中途叼着一枚金币下来,看到他,嘶听了两声就跑了。海星趴在他的鬓角上方,嘀嘀咕咕地说,联系不到大人......

    直到海水被折射下来的阳光照亮,一 条由浅海慢慢游下来的深渊人鱼才显露身形。

    当原青落地,摆着一张清艳的脸和艾离四目相对时,有些愕然。

    他将眸底的慌乱遮住,问道,“艾离,怎么没有去上学?“

    艾离盯住了他红肿的唇,瞳孔倏忽如地震一般战栗,

    原青敛眸,含糊说了一句什么,问他, “来找我有事吗?”

    艾离说,“想来问教父,关于人类的事。

    原青颔首,去里面拿了斗篷披上,“我们去学校说。”

    艾离轻轻嗯了一声,

    原青在前,他在后。一路上,他都死死地咬着牙,眼珠充/血地发红。

    含糊其辞的教父,细碎伤口的红唇。

    是谁?先一步尝了那柔软的唇舌

    办公室里,一条人鱼坐在垒得高高的书籍上,环抱着手臂,灰色的鱼尾尾鳍张开锋利的毒刺,在水中漫不经心地搅动。室只有他一个人,原青去给别的班,上课了。

    艾离翻阅了所有关于人类的书籍,本想找到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教父和人类有某种奇怪的关系,结果却得知了一个更气愤的事实。

    教父的嘴巴是被人类的牙齿咬破的。

    艾离的指关节崩地死白死白,青脉在手臂上一股一股的,细鳞都气的要炸开。

    嘴唇的伤口呈细微小口状,可能是被吸破的,也可能是被稍钝的牙齿碰撞的时候擦破的。除了自家教父,艾离还真没见哪条人鱼连最基本的锋利尖牙都没有的!

    人鱼不喜欢接吻,最多只是嘴唇碰一碰。

    因为接吻会让他们把对方的口腔划烂。

    教父的嘴巴只是一个擦伤.....而他刚好从浅海游下来。

    那么,只会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