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残美人鱼12

    他给原青看自己突然合不上的腕鳍,说,最近总是感觉身体热热的,好难受,是不是生病了.....

    生病了,要教父大人调制药水。将男女女女

    他恹恹地说。

    原青看到他伸到眼前的手腕, 上面灰青色的鳍已经全部张开,尖尖长长的棱刺向外探出。

    但原青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他轻蹙细眉,微凉的指尖拂过艾离的鱼尾,问, “痛么?”

    艾离神色不明地摇摇头。

    这不是生病,是.....快发/情了。

    如鱼尾,男性人鱼的鱼尾会更加靓丽,老旧的鳞片脱落,里面的新鳞更大、更精美,为他们未来的求偶之路增加胜算。

    女性人鱼则胸前鼓胀起来,她们会选择更漂亮的绫绡,选择更亮眼的贝壳装饰自己。

    算算时间,艾离这是开始出现明显症状了。

    原青把他的手放下,望进小人鱼那双染着红晕的眼眸,湿漉漉的绿色眼珠里全是害怕,好像不清楚自己这是在经历什么。

    但即使是再矮着身体浮在水中,他的鱼尾也硕大的无可比拟了。

    青涩的眉眼趋近于成熟,好像几个夜晚的时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

    然而这对人鱼种族来说都是正常的。

    艾离仰头看着教父,磕磕巴巴地说,“教父,我,我最近控制不了情绪,总是、总是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心悸....."

    他那不见天日的苍白脸颊上,升起了两坨红晕。

    “那里,也好奇怪.....”

    原青疑惑地看着他,清冷的视线让艾离升起一 种隐秘的愉悦感。

    什么都不知道呐,

    我亲爱的、漂亮的教父。

    艾离垂下脑袋,红发荡在海水中,“没什么。

    “我想,我想在教父这里住几天,可以吗?”他用几乎不抱希望的语气说。

    原青美眸轻敛,凑近小人鱼,伸出微凉的指尖碰了碰他的耳鳍,“可以,这里也奇怪么?”120ccdf

    艾离抬起头,红着眼说了声,嗯。

    原青说,“我给你找药剂,过来。”

    童话世界的魔药很神奇,这种是管什么的,那种是管什么的,加起来就能管到全身。

    而深渊海巫恰巧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魔药高手。

    原青让艾离跟随自己到摆放着瓶瓶罐罐的一间魔药室,找了一番已经调制好的一些魔药,却没有找到能治疗小人鱼这样的病症的

    原青只得翻开一本书,按照上面的方法,自己调制。

    先让艾离浮在水中,轻手轻脚地碰碰他的身体。

    艾离尾巴战栗,被那种堪称调情的手法,一 点点地触碰撩拨,让他险些破了功。

    发/情/期就是找人尾巴贴贴的时间段。

    他垂眸,瞥了眼正凝望着自己某处的教父,生怕小艾离弹出来吓到教父,忍得十分辛苦, “有点酸。

    原青本来是没有看到那处的,他实在不懂人鱼会生什么病,但调制药剂的书,上让巫师先触碰人鱼的身体,看看人鱼自己哪里感觉有问题,然后就可以根据伤痛的程度和部位找到魔药半成品,调制成一瓶新的疗效药。

    所以原青很认真地在敲鱼尾,直到他发现有一 个地方的鳞片似乎轻轻地翁动了一下。

    他凑近的一瞬间,似乎看到那片灰青色的鳞片在跳动。

    他刚刚抬手,打算敲一下,慌张的小人鱼就握住了教父的手腕。

    原青掀起眼皮,浅金色的眼眸向上看去,眉头一抖,在问,怎么了?

    艾离那张苍白的脸竟然红了,说,“教父,尾巴没有痛的地方。”

    美丽的教父点点头,放过了那里,开始抚摸他的肘鳍、腕鳍,还让他露出精瘦脊背,看到了沿着脊椎生长的一片壮硕的背鳍。

    第一晚睡在这里的时候,艾离就向教父坦白了自己的性别一 他怕自己爬不上床。

    “唔.....”原青抬起指腹,看到了一片粉红。

    鳍下的鳞片实在粗糙,原青摸得指尖发疼,眼尾都轻耷下去了。

    但他还是坚持摸完了。

    艾离实话实说,哪里涨得难受,哪里有些瘙痒。

    原青点点头,撩开发丝,近距离翻看了一下他耳鳍后方的部位。

    艾离抬起头方便教父动作,视线随意一扫,突然看到了摆放着不少魔药的架子上,有一瓶标上了两个字,“人类。”

    艾离的眸光暗了下。

    人类.....?

    “教父,那瓶人类的药剂是做什么的?”他嗓音低低地问。

    他们的姿势是极其贴近的环抱着,原青能感觉到小人鱼稍烫的呼吸轻轻喷洒在自己的肩颈。猛地听到人类的药剂,原青竟然有些心虚。

    他转过头看到艾离注视的那瓶药剂,嗓音有些轻软,“.....随便做的, 或许会长出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