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残美人鱼13

亮的人鱼猛然扯到阴冷的海水中!

    “唔.....”原青睁大眼睛,眼前飘过一 缕熔岩红的发丝,随后,阴着脸的艾离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教父。”艾高悲区地喊道。

    原青眼皮一跳。

    浅海下,艾离的模样精致地过分,若不是毛色是红色,几乎和岸上的山是同一个人的不同阶段。

    他的眼圈发红,眼球里爆出红色的毛细血管,交纵在眼珠里,看起来格外吓人。

    他离得原青那么近,唇齿张合间,尖利的牙齿渗人地很,原青注意到了,脸色更白了。

    艾离将他拉离这片海域,向更深的海域游去。

    直至确认不会被岸上的人类看到身形,艾离才停下,对上了教父那双有些不耐的眼眸,神色僵滞。

    “艾离。”原青冷声道,“你怎么在这里,不去上课?“

    他似乎要挣开艾离的钳制,但艾离却将他的手腕握得更紧,原青吃痛地眨老眼睫呜了一声。

    “他是谁?”

    ”教父和那个人类,是怎么认识的?'

    艾离眼珠泛红,执拗地问。

    原青冷眸瞥他,“放手。我的教子不会问这些蠢问题。”8760394

    原青急着往深海下潜,却被身边的人鱼死死抱住。

    原青有些惊慌。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人一鱼会这么碰上!

    他眉目下敛,神情再冷也如此美丽,好似冬日的浅蓝色冰川。

    那淡粉色的唇被其他男人吻过,蹂躏地红透了,甚至还有宣誓主权的印记!

    让人看了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教父,人类都不是好东西,他会把你的尾巴砍掉,然后把你的身体熬成一锅油一 我知道教父来自深渊,不懂这些......”艾离耐着性子说。

    原青别开脸不看他。

    艾离神色几经变换,最终还是用大手捏住了原青的半张脸,扭过来,猛然舔吻上了他的唇。

    滚烫的唇舌入侵口腔,原青连忙小心地收起舌尖。

    他怕地发抖,都没有来得及第一时间推开他。

    怕被划破嘴巴,也怕艾离情急之下咬伤自己的舌头。

    艾离的尖牙是凉的,原青舌尖躲避那追逐的舌头时,不小心舔到了艾离的一小片獠牙,惊惧地湿了眼眶,泪水刚落下来就被海水托着带走了。

    艾离疯了一样掠夺他湿软的口腔里的津液,将那已经被磨红的腔壁都狠狠地舔透、舔/遍了,然后才吃下去。

    相较于人类来说粗糙的舌面刮着口腔,又逮住了躲避不开的舌尖,狠狠地吮吸。

    “呜.....”原青的眉目间染上了在山面前不曾有过的暧昧色泽。

    被放开嘴巴时,他甚至有些懵,害怕地抖着手指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或者教父更不知道,”艾离挥开他的手, 将大拇指按在原青发烫的唇肉上,神色平静地说, “他还会把你锁在人类的床上,在那干涸的布料上,淌下来的水都是人鱼的鲜血,直至死亡一一他都会,日夜侵犯你。

    原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回深海。”这是要回去算账。

    阴冷的语气从软烂红透的嘴中说出来,那低冽的嗓音变得沙哑,却仍然牢牢地拴着艾离的心神。

    艾离微笑着揽着他,宽大厚实的尾鳍猛地一推,将两条人鱼都往深海带下去。

    灰青色鱼尾上,似乎有一层被蒙住的深红色暗纹。

    学校里都传,深渊下的海巫不认艾离这个教子了。

    好多人都见过他要进教父的办公室却被推出门外,然后关门关得震天响。

    上课要罚站,下课要写检讨,时不时接受海巫教授阴冷无比的语气挖苦-

    “如果你的大脑是摆设的话,公主殿下,” 一根尖端带着攻击魔法色泽的魔杖指向艾离的腕间, “希望你的手能动一下!”

    班里的人鱼小心翼翼地游到教室后角,甚至还有不少人鱼游进教室,围在了艾离身边。

    艾离双手抱臂,懒洋洋地后仰在座位上,红卷长发挥舞,眉目阴凉地盯着教室门口,把一些探脑袋的人鱼都吓跑了。

    “王子.....?”绿尾皱着眉头,小心地提了一嘴。

    艾离第二性征开始显露出来后,所有人鱼都自然接受了这个变化,改了称呼。

    毕竟海之国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

    而一些拥簇者也逐渐在明面上亲近了起来,使得艾离看上去像一个校霸头头了。

    三位年长的公主在听说他在教室暴揍了大王子二王子一 顿后,两条人鱼险些残疾,立马把两位王子都拎去了自己所在的班。

    艾离最近是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以至于以往经营的人设都懒得维持。

    大多数贵族人鱼也都带着自己的家族,直接表明了支持三王子艾离上位。

    现在海之国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