唢呐控场【五】

    谢必安和范无救也是纷纷点了头,其中一个举起话筒道:“你的表演和舞台处理方式都十分的完美,还有你的表情动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合作。”

    虽然不知道两位老师是做什么的,但应该也都是娱乐公司的负责人吧,如果能合作那他可真是赚大了,言净栾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老师的肯定,我会继续加油的。”

    你是我的姐姐:不是吧这就抛橄榄枝了?我也好想在两位大大手下当阴差啊。

    吃不完蛋糕我打包给鬼鬼:就是啊当阴差抓鬼多炫酷啊,我想两位大大也是看上了弟弟的颜值吧,说起来最近被阴差容貌吓着的魂魄有多少了?

    一站到底:不清楚全部,但我是阴差最近被投诉巨多,我都没想我分尸鬼招谁惹谁了,不就是锁链没抛稳掉了个胳膊至于吗呜呜呜。

    一鞠躬后言净栾便下了台,座上了那A级的宝座,还好这座下面就是B级,希凋就在他下方。

    他打招呼道:“你刚刚表演的好好啊,跟真的一样,都可以去申请专业表演证了。”

    希凋思考了一下,他刚刚还是有一点失误的,比如麻绳本来应该在最后捆绑成一个完美的蝴蝶结,可他却失误绑成了金鱼结,以至于让他在吊着的时候差点表情管理失误。

    但还好,他舞台应激能力也是练了好几年,十分爽快的就把脖子拧转了三百六十度,脖颈脸颊通紫的情况下,让全场的目光从领结到他的脖子上,才没发现他的失误,这才让他得了B。

    “你的……表演…很…好…看。”似乎是刚刚的脖子扭成麻花了,现在脖子模样是变回来了,但里面的声带还在扭着,导致说话断断续续的。

    言净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但盯着希凋他瞬间缩回了手,不知怎么他感觉刚刚自己脖子一凉。

    这时主持人又重新上台,脸上僵硬的笑堆叠着层层皱纹,凑近还有“嘎登嘎登”的声响,他举着话筒道:“哇呜,刚刚居然出现了我们节目中的一个首A呢,小哥哥的表演也是一绝,我想大家也更期待下一个节目对不对,那么欢迎第67位选手。”

    孟娇娇的眼睛还有嗓子都太疲乏了,她从没有想到有什么还比分发孟婆汤还累的,便拿起了旁边的“孟婆特饮”喝了起来,可刚入口没多久,她就立马喷了出来。

    旁边的谢必安和范无救也是瞠目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苏倾倾则是正要开口:“这不是阎…”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孟娇娇捂住了嘴。

    这是咋回事,阎王老儿居然来参加节目了?孟娇娇这算是明白了,当他们都在第一层想当导师与偶像亲密接触的时候,阎王已经在第五层了!这老东西!还耍心机!

    冥裘生不屑的看向四人,随后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言净栾,他心里倒是美滋滋,心里想到,崽崽刚刚跳的真好,果然这节目没白办。

    言净栾则顿时被这浓烈的目光吓得手足无措,该不会因为他不小心得了个A,现在开始已经将自己列为仇敌队伍了吗?

    听说选秀节目堪比宫斗,就他这样的虽然开头好,那也只是运气吧,被这么一个大佬盯上,他应该是活不了几集了,呜呜呜选秀节目好恐怖,王姐救我!

    “我表演的则是唢呐吹奏。”顿时冥裘生从自己的西装内侧掏出来了一个铜制唢呐,聚在口前就深呼一口气。

    在场人和鬼全都傻了,帅鬼吹唢呐?鬼生第一次见。

    顿时场面安静,所有人都在屏息,等着那唢呐吹响的一刻,直到那乐器出现了声音,在场的人都震惊了。

    这是!这该不会是!最近很火的《套马的杆子》吧!不对!他们在仔细的听了听,是《酒驾的蝴蝶》!等等,还是不对……突然有人立马在后台想起来了大声喊道:“这可是鬼界悲惨名曲《死了都要恨》啊!”

    吃了一个人:据我所知现在还没有鬼能吹出这三首歌,因为他们自从喝过孟婆特饮加强版后,记得谱子的人就把这三首歌全忘了!

    酸Q:鬼生之年还能听到这三首歌,我死而无憾,我想起了那天的余晖,夕阳西下,躺在棺材的那一刻,旁边还有唢呐清脆的吹着《小苹果》这种感觉,爷青回!

    此时一曲吹完,冥裘生缓缓放下了唢呐,朝言净栾的方向邪魅的笑了笑,他照人界的一本书系统的学过了,在帅气表演后一个微笑绝对能让对方欲罢不能,当然,他刚刚的表演很完美,丝毫没有任何差错。

    言净栾刚听完一阵唢呐吹奏头皮发麻,这时冥裘生又给他递来了一个笑,该不会是在嘲讽他吧?想到这儿他迅速将头偏了过去,不与冥裘生对视。

    冥裘生迷惑,怎么转过头去了,是刚刚自己的表演不足够打动人吗?不对,那本名为《霸道总裁修炼法》的书曾经写过,如果遇到这类情况,那就一定是害羞了,被他深深的迷住了,果然,还是自己太优秀了。

    “那个……你的表演……”孟娇娇突然开口就将冥裘生正在神游的大脑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