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眼关公相【九】

    言净栾听的心情一揪,他垂下眼睛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但又很快调整好心情道:“我会帮你的,你放心。”

    林楠秋擦了擦眼泪,十分感激道:“谢谢言言…可惜我不在了,你的站姐以后就没人给你弄了,你也没经纪人,你说我粉了你那么多年,你怎么就是不火呢,你到底是输在哪了?”她认真的瞧着言净栾这让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手心。

    “先别说这个了姐,我们要怎么帮你?”

    林楠秋顿了顿看向两人道:“我要找证据,证明他们害了我们全家的证据,可是我太弱了,好像有一种屏障让我进不去。”

    三人聊了许久后,一人一鬼就这样在林楠秋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栋高层别墅前。

    那楼似乎是新买的洋房,装横很新,没有一丝老旧的感觉,就连花园里的装饰花都井井有条开的正好。

    “就是这里了,无论我怎么走都会被一种奇怪的电流给挡住。”林楠秋指了指那扇与新式房屋格格不入门。

    那门由柳木制成,上面还贴着大红貔貅相,上面的摇铃手扣还雕着狮子的模样。

    言净栾思索了一会儿道:“这不是专门用来挡鬼的吗?”

    说到这儿,林楠秋瞬间回过头看他,心里似是有种东西被证实随后道:“看来与我想的倒是没错,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言净栾摸着上面的花纹还有柳木细缝,心中突然传来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有恐惧,害怕,还有恶毒,这可吓得他连忙收回了手,看了又看一言不发。

    冥裘生似乎是发现了他的异常,凑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

    “你说,咱们这节目还能播吗?是不是开始有点封建迷信了?”言净栾小声道,刚刚的感觉不会有错的,但这肯定不是从他自身来的,是这栋房子传来的感觉。

    冥裘生摇了摇头:“你害怕?”

    言净栾的确是害怕灵异的鬼怪,可如果是这种阴险恶毒的事情,他便觉得没那么害怕了,起码他知晓一件事情。

    “有时候,人比鬼更可怕。”

    冥裘生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后道:“你在我们身后。”说罢林楠秋听话的站在他们身后,冥裘生闭着眼念了几句随后三人就进入了房内。

    瞬间的眩晕感让言净栾没反应过来,瞬间的瘫软让他差点倒地,冥裘生一下就抱住了他,言净栾在怀里揉了揉双眼正要睁开,当清醒那一刻他四处查看却被震惊到了:“同志啊…咱们咱们这是,穿门了吗?”

    说罢言净栾双手合十,眼睛紧闭,心中不停想着。

    马克思主义保佑我,马克思主义保佑我,我诚实,善良,还爱好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想罢他便先试探性的睁开了一条眼缝,还好……

    还好个屁啊!都是真的啊!!!!

    一旁的林楠秋瞧见他有这么大反应,戳了戳冥裘生道:“他怎么了?”

    冥裘生揉了揉鼻尖,输了一口气,随后一脸微笑的回答道:“可能是太激动了,先拜一拜。”

    林楠秋还是一脸怀疑,但想了想可能言言刚刚的举动,应该是知道些什么,或许在这方面有什么讲究,想到这她也双手合十的拜了拜。

    言净栾揪着冥裘生的衣襟,慌得都扯出了褶皱,他哆哆嗦嗦的说道:“这是…魔术对吧。”他咽了咽口水。

    这不科学啊,直接穿墙?还能带三个人,出租车啊!还带拼坐的!言净栾感觉世界观在一点一点的坍塌。

    “我很想说是,但…现实确实不是,回去再跟你解释,你跟紧我就好,先什么都别问。”说罢,冥裘生就将他从怀里扶正,直到他能好好站立才撒手。

    言净栾还是没缓过来,他想了想从开始到后来他们说的话,他指了指林楠秋,然后又看了看冥裘生,得到的是他点了点头,他的手都颤了颤,淹了口水后一句话也没说。

    他收回他刚刚说的那句话,他还是很怕鬼!

    “言言?你怎么了?是不是阴气不够?”林楠秋有点犯难,因为她的阴气也有些欠缺。

    言净栾摇了摇头,缓缓振作了起来道:“没事…我很好。”

    冥裘生还是比较担心,便拉住了他的手随后道:“害怕就抓好我,走吧,我们应该进去了。”

    说罢三人就这样进了房门,当然,都是凭空穿进去的,在冥裘生的带领下,很顺利就到了正厅。

    “他们不在……应该是出去了。”林楠秋瞧了瞧房屋内的布置,欧式沙发,还有精致的超高清电视,似乎是花了不少钱。

    随后她便顺着阴气最重的地方走去,一瞬间就发现了那被红布所遮盖住的东西,便伸手碰去,可一瞬间的电流让她伸回了手随后对二人摇了摇头。

    言净栾想了想后,便忍着恐惧,揭开了那一层红布,迎面则是一个堪比正常男性胳膊高的关公人像,他手拿青龙偃月刀,脸色赤红,面目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