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魂夺魄【十五】

    言净栾也是丝毫不慌,义正言辞的说道:“囚禁狐狸,拿别人魂魄还有灵气做阵眼,做驱使阵法的工具,你说我看到了,该不该破。”

    刘父本来一向冷静,却突然咬牙切齿道:“呵,那又如何,她的魂魄到头来还在我手里,逃不了的,你们破了阵眼,让我女儿的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不可能放过她!我要让她给我女儿陪葬。”

    “林楠秋不欠你们什么!你们为什么一直盯着她不放!”言净栾大声道。

    “从她的八字开始,同我女儿一样,我就知道她注定要为倩倩的后半生做足准备!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子!一个两个的怎么都是疯子,这家人每一个正常的。”诚鑫源嫌弃的一脚就踹在了刘父的肚子上,刘父一阵反胃在地上猛的抽搐,随后笑的癫狂。

    原来那个阵眼不只是借运的工具,更是维持刘倩寿命的阵法,用林楠秋的魂魄来延长这刘倩的寿命,两人刚巧生辰八字样样相同,做起法来效果更好,而且也能物尽其用,这才让她活了这么久,现如今为了活的更久这才打上了林数的性命,想让他代替林楠秋做那魂魄的阵眼。

    此时的刘父慢慢用手撑起上半身子,举起他脖颈上带的玉石挂坠笑道:“瞧见了吗?林楠秋的灵魂就被我锁在这个挂坠里面,除了我谁也动不了。”

    蛋糕吃不完我打包带走:woc,这么恶毒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什么ex父亲啊这一家人有冰冰啊。

    香菜我香菜:别说了快救林楠秋小姐姐啊啊啊,看得我好揪心,坏人一定要有他们应有的代价!

    正当刘父摔下挂坠时,他的面前却出现了一阵白烟,瞬间身子就不能动弹,等那白烟形状慢慢清晰后,几人才看见烟雾中的人。

    “范导师,谢导师?”言净栾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好像就是比赛现场人气最高的两位导师,当时还给了他A级评级,但瞧着装扮还有他现如今了解的,一定就是鼎鼎大名的阴差黑白无常了。

    想到这里言净栾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一上来就瞧见了这两位大人物,只不过怎么不如传言所说面目可怖,这明明很和蔼可亲啊,就连他这么怕鬼的人也一点都不怕,就说刚开始这两位的名字怎会听起来如此熟悉,他还以为是撞名了而已。

    那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挂着笑的则是谢必安,他今天不同于选秀节目的西装穿着,而是古时人们所描绘的黑白无常形象,头上还带着一见生财的高帽笑着道:“是言言啊,我今和你八爷来办公,这不巧了吗,老黑你说是吧。”

    范无救不同于谢必安,脸上则是极其严肃,手上拿着勾魂铁链还有手铐,头顶带着字有天下太平的高帽,他道:“嗯,巧。”

    “嗯……咱们回去再聊吧,我们刚在鬼机上收到了短信通知,这里有一位女士魂魄似乎还游荡在人间,这不来回收一下嘛。”

    二人还往右看了看冥裘生,谢必安心里一阵偷笑但也没敢多说什么,好歹是自己上司,怕说多了不给他开工资。

    芜湖:这是两位传说中的阴差大人吗!这么幸运!幸好我没有跑其他选手的直播间,要不然就看不到了。

    管他是什么个相爱:隔壁选手直播间都快凉死了,全跑言言这里来了,我们粉丝还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小浣熊,芜湖可可爱爱。

    眼前的刘母还有林数则是瞬间双目还有耳朵,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刘母更是缩在墙角一句话都不敢说,刘父被定格住一动不动,手上还举着挂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瞧那头上的冷汗都快逆流成河了,从他眼中瞧到的范无救和谢必安并不是言净栾眼中那么和蔼可亲的模样。

    自然凡人的眼睛所看到的谢必安则是伸长舌头面目狰狞,范无救则是怒目而视十分可怖,瞧一眼都会被唬住,在刘父眼里已经是活见鬼的模样了,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日子是真的到头了。

    “谢老师,那位女士的灵魂碎片还在他手上,可他说只有他一个人能释放,你有什么办法吗。”言净栾说道。

    谢必安凑到前去仔细的瞧了瞧那挂坠,随后笑道:“这简单,让你八爷来,女孩子的灵魂我动不得。”

    随后范无救就走上前去用勾魂锁一把就勾了出来。

    一旁的林楠秋十分好奇就问道:“为什么不可以白无常勾啊。”

    冥裘生则双手抱胸细细道来:“白无常对男性吸其阳魂,对女性散其阴魂,而黑无常则反之。”

    说到这林楠秋立马就闭嘴了,好家伙如果一个不小心,那她真的就要魂飞魄散了。

    随后二人走到冥裘生和言净栾的面前道:“好了,林楠秋你也该和我回去了。”

    她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弟弟,随后道:“可以让我和他说几句话吗?”

    谢必安和范无救似乎有些为难,因为魂魄是不能与阳间的人进行沟通的,这是大忌讳,可他们看到冥裘生点了点头,却也松了口:“给你们开一个单独的空间,只有二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