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在冥府靠选秀直播走红 > 是妖皆为恶【二十八】

是妖皆为恶【二十八】

    “我想要他的命!”说罢狐八一下就攥紧了双拳,血红的指甲十分尖利,把她的手心都刺破了一条横线,鲜血与指甲交融,看不清那个是红色哪个是鲜血。

    她猛冲向言净栾举起了利爪,上面的黑气四绕,眼神冒着丝丝血气,恶狠的一爪拍下!

    瞬间狂风四起,风扇叶随风飘动,击打着框架弄造出各类响声。

    言净栾嘴角流了大片的血,似乎是因为咬破的原因,他轻舔了一下,随后冷声笑道:“我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原来也不过如此。”

    他给过女狐机会了,既人对他下杀手,那他也没有留着一颗菩萨心的必要了。

    随后他咬破鲜血,偏过头后抹到了他的肩膀处。

    一瞬间黑气四散,无影无踪,似乎还有声声诡异惨叫,十分可怖。

    趁着女狐扑空的那一刹那,如释重负的言净栾瞬间落在了地上,他来不得疼痛思考,猛然站起一个跳跃,就拉起冥裘生往屋内最中心跑,边跑还把指尖咬破。

    “你是不是傻,都跟你说了我没事,我没事,你要是真答应她了怎么办!”他边说边在地上猛的画着什么,抬眼一看女狐紧抱头显得尤为难受,更是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我不知道…”冥裘生盯着言净栾就这样看着他在地上用一只手画咒,另一只手还紧拉着自己。

    他无法接受言言出任何事情,冥府可以再建,哪怕是花费他几千年的功力,倒退闭关也好,终有保全之法,只要言言好好的,他什么也不求。

    说罢他摘下手上常带的玉扳指,就这样帮言净栾带上,随后说道:“专心画你的符,我虽不能杀她伤她,但一些障眼法还是可以用的。”

    言净栾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冥裘生说的话有一种什么魔力一样,总能让人感到信服,他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随后冥裘生双手一拍,随后上下颠倒,一个巨大的阵法就出现在前方,一瞬间从里面蹦出来无数鲜活的小纸人,他们怔怔站着等待冥裘生发声号令。

    “把狐八控制住,抓紧时间。”

    小小的红色纸人代表向前一步躬身道:“是,殿下!”

    随后他举起手臂,像上大喊道:“兄弟姐妹们上啊啊啊啊,为了我们纸人的尊严冲啊啊啊啊!”

    他们已经八百年没活干了,如今一来活更是无比的兴奋,阎王传召,那工资费可是杠杠的。

    “上啊啊啊!”

    小小的纸人顺势爬满狐八的全身,用手锁住她的腿脚,还拉扯着她的头发,这让狐八动弹不得也极其心烦。

    “哪里来的小玩意!该死!给我退!”她浑身抖动着,可被打下去的小纸人没过一会又重新站起爬满她的全身。

    狐八更是忍无可忍,她默念法咒,双目通红,顿时手心起火,燃遍全身。

    “快逃啊,这人太可怕了,狠起来连自己都烧!”

    “殿下怎么办?”

    “别管了,大不了这工资老娘不要了呜呜呜呜呜呜,十级烧伤去黑心医院救治,都能坑到倾家荡产。”

    这火势尤为惨烈,有的小纸人顺势逃走,也有的被火海吞噬,直到狐八身上最后一只纸人逃走之时,她恶狠狠的盯着二人,随后朝他俩扑来。

    “去死!去死!!!!”

    可下一秒,她本以为言净栾还有冥裘生会有动作,可那二人却站的笔直一点都没有惊恐慌张的样子,她内心起了一丝疑惑,但仇恨让她蒙蔽了双眼。

    就这样正当她扑向两人之时,手臂与言净栾就差那么两厘米,可却怎么伸也伸不懂,向下看去,有数千条深蓝锁链捆绑她的全身,让她全然无法动弹。

    “你们跟我玩阴的!”她呲咬着尖牙,凶狠的磨着。

    “怎么能叫阴的呢狐狸姐姐,我们画咒可是明面上画的。”言净栾摆了摆手,但红通的双手已被磨得千疮百孔,血肉模糊,他狂忍剧痛,嘴角抽了抽但还是照样说着。

    冥裘生将他的手拉下,默默地驱动灵气向他渡气,灵气进入玉扳指,随后一股青烟缓缓包裹住了整个手指,言净栾感觉不到丝毫疼痛了,他回过头看了看冥裘生,对他深深一笑。

    “言家人!我诅咒你们!全部都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听到有人诋毁自家,言净栾可忍不住了,他开口就道:“姐姐何出此言,你我无恩无怨,你还怨上我家族,口出恶言。”

    狐八自嘲的冷笑了一声,随后伸出被锁链揪着的手指着他道:“都是你们言家!要不是那个道士!我怎么能与二郎天人永隔!寻了他几世几轮回,可到现在,还是你们家的人要阻止我们相爱!你们都是恶人!都是恶人!”

    “全家都要给我陪葬!全家!”她狂拽着锁链,铁器聚齐敲响的叮当之声极其骇耳,声势浩大。

    言净栾并不了解她所言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只好道:“想必这之中都是有些什么误会,还望姐姐说清 ,我也好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