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在冥府靠选秀直播走红 > 操控那个活死人【二十九】

操控那个活死人【二十九】

    那阵法被狐八用灵戒逃脱,这一下的反噬力让言净栾向后退了几步,口中含着一股热血但还是默默地咽了下去。

    “用这个。”说罢他从自己的侧兜拿出了一个小型罗盘,还有测风水用的秤,上前画了一个圈后,默默倒数,直到那罗盘飞速旋转到无法控制,随即指向了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他朝冥裘生点了点头,随后冥裘生挥了挥手中的阵法,一瞬之间二人脚底冒着红色的纹路,向上延伸着淡淡的红光,直到那红光消失的一刹那,二人也顿时无影无踪。

    等到再次回神,此刻他们已来到了一座深山老林里,那月光婉转邪魅,柳条隐隐吹动,还在肆意的随风摇摆,阵阵阴气四起,还伴随着呜呀声的轻吼。

    言净栾瞧着罗盘那早已肆意飞舞的针摆,心中暗自加了一个防线,现在他们在明,女狐在暗,极其不利,要干些什么把她引出来才行。

    二人就这样向着林树的深处走去,没一会儿灌木丛中就响起了一阵嘈杂声。

    “谁!”言净栾迅速转过头去,警惕的盯着那诡异的灌木丛,难道是女狐躲在这里。

    谁知那灌木丛的声音愈来愈大,顿时冒出了三个黑影。

    “丑狐狸你别扯我头发,新做的发型你动不动啊!”

    “臭狐狸你看我不把你的毛全部扒光!”

    “你们停一停。”

    顿时面前的这场殴打男狐狸的情况让言净栾愣了愣,这不是灵七和秦安吗?他俩怎么在这里,而且还扭打在了一起。

    好像是感觉到了两股视线,灵七迅速的站了起来,瞧着面前人果真是言净栾,心里那是又惊又喜,放开了秦安的头发后,突然就窜到他的面前激动道:“言言真的是你,果然没错!”

    “你们俩怎么在这?”

    一想到这里灵七叹了口气,她可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追到这里的。

    “自从你们和我从学校走散后我就一直找不到你,然后我就遇到了秦安,就便和他一起了,通过狐族秘宝查询到了你们下一步准备去的地方,这不就赶来了吗,可是秦安嘴真是太贱了,我一时没忍住就和他打了一架。”小灵七的语速极快,可言净栾还是听清楚了,这样也好,也不用他们去花时间找灵七了。

    还没等两人叙旧,那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股浓浓的尘土味道,还有一丝腐烂尸体的恶臭,虽然算不上难以入鼻,但还是略有刺激。

    这时秦安却迅速起来,顿时警惕的嗅了嗅,狐族天生鼻腔敏感,更别提他研究上千世界气味万中,自是晓得这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突然他眉中紧凑,咬了咬牙,随即将还在傻笑的灵七拉了过来,便迅速道:“丑狐狸你是鼻子坏了吗?闻不清这是什么东西。”

    灵七却被他这一举动给弄的生气,便道“你拽我干什么!这不就是味道吗?还有一点丑。”

    “我看你不仅丑,还蠢!”

    “你说谁呢!你给我说清楚了!到底谁蠢!”

    可这一下子却让言净栾瞬间点醒,迅速问道:“这味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秦安嗅了嗅,随后一脸嫌恶的磨了磨牙道:“活死人尸体的肮脏臭味,也不知道是哪路来的,这空气中弥漫的全部都是,男人女人,小孩老人全部都有。”

    言净栾心中一惊,他曾听爷爷说过活死人的事情,有一种说法是他们道家有一个偏门,是言家极其不认可排除在外的一个家族,他们专门研究活死人的事情,按白话说就是将死人制成那种半死不活的人,他们听不见,也说不了话,如同一具空壳干尸,而能让他们动的,也就只有那个施法操控的人,据说能力越强的越能同时操纵数百个活死人。

    但这种事情被众家排斥,那一家也逐渐销声匿迹,至此也无人知晓怎么去操控活死人,因为那是违背阴阳的,是在阎王爷面前抢人,会遭报应的。

    “看来她是下定决心了。”冥裘生摸了摸指骨,细细揣测着什么。

    “这股气息越来越浓了,似乎在朝我们越来越近的方向。”一瞬间气味逐渐从清淡转变为极其恶臭,言净栾也早已备好了纸符,灵七也转成了防御模式,就是她被秦安拉的死死的动弹不得,一旁的队长推了推眼镜便开始观察形势。

    “这气味,该不会…”

    还没等他说完,四面八荒,只要是有缝隙的地方,全部都围着活死人,他们嘴里唔咽着什么东西,十分含糊不清,穿着特别像是唐朝的家丁和丫鬟,只不过很有历史的年代感,他们的脸颊有一层厚厚的土灰,全身早已是白骨,却如同活人一样走路。

    言净栾瞧着那数目,十分骇人,少说有个七八十个了,将他们团团围住,距离还在愈加缩小,就算他现在切出一道符,但也灭不了这么多,因为活死人本来都是死人,只要背后操控的那个人死了才是真死,如果背后那个人始终不出现,那么他们就像是一个没有休止的工具一般,只要没完成任务就永远不会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