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在冥府靠选秀直播走红 > 脖颈纹的柳叶【三十】

脖颈纹的柳叶【三十】

    突然一阵红影迅速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掐住了言净栾的脖子,难受的窒息感一下蔓延开来,尖端的指甲有丝刺入脖颈,冒出点点血迹。

    “一个人类,敢教我做事?”她拽着言净栾的脖子就往天上举,就在双脚离地之时言净栾嘴角微微抽搐,淡笑了笑。

    随即一个符咒狠狠地打在了狐八的脸上,顿时灼烧的刺痛感让她猛的弹开,瞬间松下的手这才让言净栾得以呼吸。

    受了点伤,还好把她引出来了,只要用血阵将她控制住那么久就没事了。

    得知法子后言净栾对秦安和灵七大喊道:“你们朝西位站,释放法力一定要快,最好让她眩晕一会儿!”

    “行。”

    “明白。”

    说罢二人就迅速的跑到西位,占位好后,灵七手握灵珠仔细默念,顿时灵珠冒起阵阵白光,随即她抛向空中,念出法咒,顿时一根极其华美的骨鞭顿时落在她的手中。

    秦安愣了愣,也随即从后背拿出了自己的双刀,甩了甩后对灵七说:“怎么想起来用它了。”

    灵七对他耸了耸鼻子道:“这几日便想用了,你管得着。”

    顿时这可让秦安没办法接下一句话了。

    此时的言净栾手捏朱砂,朱砂夹杂着他的血迹,顿时漏出紫气,虽淡却明,冥裘生也拿出了他宝贝的玉剑,上面层层厉鬼的吼叫声愈发巨大,一瞧就知道这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你这个……”言净栾盯着冥裘生的剑,心中有些惊奇,因为这剑上的黑气还有红气,是他从小到大见过极其浓郁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这把剑究竟是何来路,难道是冥裘生犯了什么重大的杀生之罪,剑的怨气虽然尤为的深,但却能从中感觉到他们很怕执剑的人。

    “想要?”想要的话他会给他,只不过这把剑会不会对言言的身体有害,不行得去改造一下。

    剑里面的鬼鬼们:9敏,我好孩怕。

    “不了不了。”言净栾连忙摆了摆手。

    只瞧女狐此时已经恢复了状态,她的眸子全然已经红的彻底,嘴开裂到了耳侧周围,张大嘴时尖牙还伴随着丝丝血块极其骇人。

    “雕虫小技!”随即她拿起灵戒就朝天空一挥,数以万计的雷电顿时响彻云霄,狠狠地劈在了周围的大树上,顿时野火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升高。

    她飞跃到了法阵周围,手一抬,顺势数以百计的活死人听她号令朝圈中跑去,似乎是有了什么动力一般,这次的速度十分之快。

    雷电和活死人一时间让四人慌了神,灵七狠狠地拿骨鞭击打着,还好技术过关,一连串能带起好几个的活死人,只不过雷电难躲,她左右跳跃的时候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瞧着旁边的秦安,狐狸已经杀麻了,狠狠地用双刀拼出来了一条血路。

    “小心!”顿时就在灵七发愣的时候,一根长剑狠狠地擦过她的耳边,她回头一看上面钉着得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活死人。

    “你是笨蛋吗!你是蠢还是脑瘫!如果你刚刚没躲开,让活死人咬到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秦安吼得大声,他眼睛里全然都是惊恐,瞧着灵七傻楞的样子,心中更是添了一份气。

    “对…对不起。”她刚确实走神了,如果真如秦安所说,那真是误了大事,反瞧旁边的言言和冥裘生也在努力,一个画咒,一个挡,玉刀挥舞的只剩下黑气能看见了,如果她在这时候出了事,那么……

    “还在发愣!抱紧我!”说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下一秒秦安将她按在了怀里,灵七被迫一只手锁住他的脖颈,她将左边的活死人全部打倒,秦安则处理右边的活死人两人无不默契。

    站在一旁的队长瞧到了,只是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施展着法术便冰冻了一大部分的活死人。

    “该死!怎么打不完!他们就跟不累一样。”秦安边打着边吐槽,经历长时间的混战,他的手臂已经酸痛,逃避雷击的同时,还要观察着狐八的走向,瞧她迟迟不敢向前,却躲在后面,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你们咒花完了没有!我们快顶不住了!”

    “差一点!”言净栾边擦着头汗,一边画着,要封锁如此狐妖并且还使用了灵戒,那这咒更是容不得马虎,如果一有差错则是功亏一篑。

    “是差亿点吧!”秦安绝望的喊到。

    可就在他回话偏头的这一瞬间,只瞧得狐八嘴微微一笑,顿时一阵惊雷直直的就劈向秦安的那个方向,他来不及多想,此时躲藏以为时已晚,只好将灵七抛了出去,顿时雷电入骨,火花四溅。

    “秦安!!!!”灵七慌忙的从地上站起,瞧着那被雷劈回原型正奄奄一息的秦安,赶忙上前去将他抱起,护在了自己的怀里,她牙狠狠一咬,顿时骨鞭朝上一抛,雷电直直劈下,那骨鞭顿时电闪雷鸣,滋滋冒着电流,灵七稳稳握住鞭柄,得亏那骨鞭柄的材质隔电,才让她能想到这法子。

    那小狐狸生气微弱,依靠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