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兰花草

    “……”

    砸场哥没想到新娘回答得这么干脆利落,全无迟疑,他自个儿反倒是磕绊了一下。

    随即,他冷笑出声:“唬我啊?”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我看你是吃屎长大的。

    刘璃气疯了,也急坏了,连高跟鞋都没来得及穿,从沙发上飞下来,直扑座机。

    允儿被吓了一跳:“老板,你要干嘛?”

    “我要骂醒那个王八蛋。”

    “要出人命了!”

    刘璃哪怕是点关注,登记客户,也会本着良心和底线,去条私信尽可能地去提醒那些潜在客户。

    毕竟人命关天。

    但这回没机会,也没时间这么干了

    刘璃要直接打电话。

    她抓起固定电话就要回拨,马上反应过来最后一个打进来的电话是痞子美的妈妈痞妈。

    就在她手忙脚乱地从通话记录中刚翻找到砸场哥电话的时候,

    允儿在沙发那叫道:“老板,不好了,砸场哥的粉丝在弹幕里起哄。”

    “擦,这时候还添乱,什么人呐?”

    刘璃按下了拨打键,焦急地等待接通,顺便瞥了一眼投影墙。

    弹幕一条条不间断密密麻麻地飘过,

    就像是一只只绿头苍蝇被惊动,嗡地飞满了天空。

    “一哭二闹三上吊,四捅脖子五喂药,六上天台喊跳楼,一跳跳进钱眼里,出不来,出不来。”

    “最烦这样的女人,有话不能好好说,净整这些没用的,就拿跳楼吓唬人。”

    “散了散了,反正她也不敢跳,就是想讹一点钱,呸,是亿点钱。”

    “今天她要是敢跳,我直播倒立吃翔。”

    “灵车快到了吧,砸场哥不要耽搁正事,不理她就自己下来了。”

    “跳啊,倒是跳了,喊得挺大声,人都不带动的。”

    “……”

    刘璃恨不得把手伸过去,一个个掐住他们的脖子掐出鸭子叫来,掐死算球。

    “幸好她看不见弹幕。”

    刘璃刚庆幸,就看到直播里,砸场哥小弟把一个平板递给他,砸场哥看了一眼笑了。

    “喂,你知道哥的粉丝们是怎么说的吗?”

    “我挑几条念给你听听。”

    砸场哥挑挑拣拣,选了最恶毒,最嘲讽,最激人的弹幕,对着手机念了出来。

    刘璃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

    见过作死的,没见过这么作死的。

    这究竟是蠢,还是坏?

    或者是又蠢又坏!

    “接电话啊!!!”

    刘璃咬着嘴唇发着狠,眼睛死死地盯着直播画面。

    画面里,

    砸场哥察觉到来电,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搂了一眼,随即笑出了声来,把手机屏幕对着直播镜头晃了晃。

    上面是一个来电接入,明晃晃地备注着“魔都琉璃”。

    刘璃看看手里的话筒,再看看直播里的画面,心中涌现出了不祥预感。

    “大家看,魔都琉璃打电话来了。”

    “你们说,她是想求饶呢,还是想求饶呢?”

    “哈哈哈哈……”

    砸场哥得意又张狂,把粗笨的手指点向屏幕。

    “哥偏不给她机会。”

    “想求饶,除非跪在哥面前舔哥的皮鞋。”

    挂断!

    “嘟嘟嘟~”

    刘璃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呆了呆,想要抓狂,想要发泄,可是看着直播里站在天台上摇摇欲坠的穿婚纱女人,她一咬牙,喊道:

    “允儿,用你的手机,号码是……”

    她把砸场哥的电话号码念完,看到允儿比划了个“OK”的手势,连忙跑回沙发边上抢过手机。

    允儿的手机在拨号中。

    “接电话,接电话,把那个该死的电话接起来啊。”

    刘璃心中不祥的预感不住地累积,让她忘了呼吸,摒着气死死地盯着投影墙。

    砸场哥的手机在震动。

    这一回,他只是皱了皱眉头,连看都没看一眼。

    边上有一个小弟上前,汇报:“哥,灵车马上就要到了,一分钟。”

    “让大家准备,等我命令。”

    砸场哥摆手,抬头,捏着手机在耳边,冷漠地道:

    “你也听到了,哥有正事要忙了,没空在这跟你掰扯。

    什么你老公重度抑郁,你也抑郁的,

    工作没了,半年没出门之类的,

    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爱抑不郁,你家的事。

    哥只爱砸场子,不爱收拾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