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丧葬主播:我在魔都有栋楼 > 第二十六章 一念间,又在一念前

第二十六章 一念间,又在一念前

    刘璃敢赌一把老爸种的油麦菜,

    她从来没这么郑重地点过“关注”。

    以前的关注,只是关系到客户;

    这一个关注,关系到的是她今晚睡不睡得着,

    以及,

    公道!

    ……你不给她一个公道,

    ……我就给你一个公道!

    刘璃在点关注的时候,似乎察觉到面板有什么变化,只是现在没心情看。

    她在沙发上扭出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缓缓闭上了眼睛。

    依稀地,

    有属于上个世纪的,

    那种很柔,很婉约,很干净的歌声,

    从记忆中浮现出来,

    在脑海里交织出了词曲……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

    “期待春花开,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添得许多香。”

    ……

    刘璃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里重新有了光。

    她忽然对丧葬的意义,有了更多的理解。

    不仅仅是生意,不只为赚钱,

    甚至,

    不光是通过仪式感,让痛失亲人的家属得到慰藉。

    也是在安慰死者,

    让死者能闭眼,

    让人间有公道。

    “允儿,找到那个新娘家人的联系方式。”

    “小九,你去联系,接下她的丧葬。”

    “成本价。”

    “如果家里没钱就免费。”

    刘璃交代完,又补充了一句:“记得把丧葬仪式往后安排,等几天。”

    小九疑惑地问:“老~老板,等什么?”

    刘璃轻笑,似兰花绽放:“等某个新鲜出炉的客户。”

    咦……

    小九嫌弃地皱起鼻子。

    这该死的形容。

    咱家客户能用新鲜出炉吗?

    又不是面包。

    呕。

    以后没法直视面包了。

    刘璃安排好后,摆脱了负能量,伸了个懒腰,舒服得直哼哼。

    人渣永远有,

    但,

    人间很值得。

    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四小秘书,齐齐松了口气。

    “刚才好像有什么没看……”

    刘璃打开系统面板,上下一扫,看出了变化。

    在砸场哥的客户资料处,

    本来他的“客户指数”一直飘忽不定,

    一会儿0%,一会儿50%,偶尔飙升到100%。

    现在就很稳健。

    客户指数:100%(死定了)。

    刘璃握了握拳头,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紧接着,她捎带着又瞥到了“客户死因”一栏。

    上面“才从竹竿巷,忽到竹竿尖”,哪怕这时候看依然一头雾水。

    刘璃只觉得脑壳疼:“什么竹竿巷,竹竿尖的,刚才也没有竹啊,到底啥意思?”

    “老~老板。”小九穿着汉服,双手背在身后,可可爱爱地从沙发后面探过头来,道:“原来你喜欢胡适啊。”

    刘璃一脸懵:“胡,胡适?怎么这么说?”

    小九理所当然地道:“我听到老板你刚才哼兰花草了,还有竹竿尖,竹竿巷。”

    ……我刚都哼出来了?

    ……羞耻!

    刘璃甩甩头,问:“说说竹竿尖。”

    小九有些疑惑,还是念着:

    “‘我这心头一念:才从竹竿巷,忽到竹竿尖’,

    这是胡适的诗——《一念》。”

    ……一念。

    刘璃如遭雷击。

    系统你个谜语人。

    真是太坑了。

    竟然是这个意思。

    一念,

    一念之间的一念。

    砸场哥的一念之间,

    新娘的一念之间,

    是两个人的生,与,死。

    小九接着道:“《兰花草》也是胡适的诗嘛,只是后来被人唱成了歌。”

    刘璃有些懊恼地拍拍脑袋。

    三分对自己,倒有七分冲着系统去。

    系统你是有啥大病吧?

    你似不似瞎?

    我像是能知道诗词出处的人吗?

    我不是!

    我是一声“窝草”走天下的那款!

    刘璃一边在心中疯狂吐槽,一边摸了摸小九的脑袋:

    “我忘了咱家小九除了是汉服迷妹之外,还是国学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