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下了山,入到热闹的城镇里面去,叶凝瑜听着商贩争辩,儿童争闹的声音,多日阴郁的心情好了不少,宁光戟一直追随着他的目光,见他对哪个东西有兴趣就问他想不想买。

叶凝瑜对其他的没什么兴致,唯独在一个卖书的小摊面前停下,仔细的看着上面摆放的书,想看看有没有自己没看过的。

“公子看看,都是好书。”小摊主笑吟吟的看着他。

宁光戟对书没兴趣,对看书的叶凝瑜很有兴趣,看个书都能这么好看。

叶凝瑜正看书看的入迷,忽然被人拦腰一抱住,宁光戟的声音变得十分严肃:“在这等我。”

叶凝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刚才还笑吟吟的小贩一下换了副面孔,脸上露出阴寒的笑容,从放书的桌子上抽出一把长刃,让叶凝瑜惊惧的并不是他,而是四周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

“叶公子,等了这么多天,您终于从山寨上下来了啊,我们可是觊觎您的人头很久了。”小贩冷笑着。

宁光戟手上没有武器,但是仍不把这些人放眼里:“不想死的就给我滚。”今天他心情好,还不想杀人。

“死到临头还嘴硬,老子就先把你给解决了!给我上!”

叶凝瑜惊呼一声:“光戟!”

“子原别看。”宁光戟回头叮嘱了一句,手心内力凝聚,对着面前冲来的人打去,随手夺了一把武器,用刀背将冲上来的人一一打倒。那些人虽然没流血,但是都倒在地上被他的刀背伤的站不起来。

叶凝瑜站在他身后,看着宁光戟在前方为了保护自己努力奋战,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除了父母,只有宁光戟会这么舍命护他。

此刻的宁光戟跟平时不着调的样子也是天差地别,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手下也毫不留情,没有刻意的去故作潇洒,身姿就已经十分的吸引人。只一会面前的人就都倒下了,宁光戟冷着脸踩在刚才那个小贩身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的人,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叶凝瑜是我的人。”

宁光戟酷炫狂霸拽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脚把小贩踢开了,回过头看到抱着书的叶凝瑜又脸红了,啊啊啊啊他刚才在说什么!他怎么当着叶凝瑜的面这么说,叶凝瑜会不会觉得他是变态!

叶凝瑜的星眸里只有敬佩跟感激:“光戟,你好厉害啊。”

宁光戟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没有没有,没吓到你吧?”

叶凝瑜摇摇头,这些场景在他之前逃命的时候已经遇到不少次了,早就已经习惯了。

“我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不会给我添麻烦!别管他们了,我们继续逛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宁光戟怕他的心情被这些人影响了,赶紧带他去做些别的。

叶凝瑜一边走一边期待的看着他:“科举结束之后,你能教我习武吗?”他从小也想习武,无奈身子骨太差了,父母根本舍不得他学。

“你不用学,我可以一直保护你。”以前宁光戟觉得男人不会武功的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现在不一样了,他就喜欢不会武功的。

“可是这样子一直麻烦你也不好啊。”

“不麻烦!我愿意。”宁光戟看着他傻笑。

叶凝瑜想到他刚才对敌人跟现在,真是判若两人,好看的唇畔微微勾起:“光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就算是受他父亲之托,这也太好了吧。

宁光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因为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