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夫人,有什么事吗?”

“慕寒御现在在哪呢?”

“夫人,”陈景的声音却似乎有些犹豫,“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可以问问席总,席总可能跟慕总在一起。”

席深白?

苏念问他要到了席深白的联系方式。

想到之前两个人都是针锋相对,现在她却居然在主动联系席深白,耐心地等待着席深白接电话,却到电话快要挂断的时候,对方才总算是接了电话,而且,一开口的声音并不是那么的愉悦:“谁啊?”

“是我。”苏念清淡的两个字。

席深白一下就安静了。

“苏念?”随后,才试探着询问。

“嗯,没想到席影帝还记得我。”苏念浅笑,还真的有点担心席深白下一秒就挂了电话,而他声音沉沉,开口道:“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什么事,说吧!”

“慕寒御,跟你在一起吗?”

席深白闻言下意识回头看了眼那边的两人,室内暖黄色的灯打下来,照应得宛若一幅画卷,他没有否认。

“你们在哪里,不知道我可以过去吗?”

“你要过来?”席深白似乎有些犹豫。

苏念说了自己的目的。

他总算是不好再拒绝,说了一个位置。

紧赶慢赶来到了地方,苏念寻到了他们的座位,却发现吃饭的不光是席深白跟慕寒御,还有一个长相精美温柔的女子,周雪柔。

面对忽然出现的苏念,周雪柔脸上泛上疑惑:“这位是?”

“我的妻子。”慕寒御说,视线落在苏念身上,拍了下席深白,席深白立刻就起身去了周雪柔的那边坐下。

周雪柔眉眼含笑,看了眼苏念,她的声音跟名字是不太一样的直率,随意自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本以为寒御要孤独终老呢,没想到居然找到老婆了,能忍耐寒御的脾气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这性格跟苏念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本以为看名字来应该是个温柔小意的女人,但说话的风格却更像是兄弟一样。

“我觉得他很好,”苏念望着慕寒御,目光温柔:“而且也没什么不好的脾气,并不是像传闻中那么难接触的人。”

他薄唇似乎微抿,伸手牵住她的手,放在她的腿上,十指相扣,掌心的灼热传来,似乎传到了她的心里。

“哈哈,看来这是真爱了啊!你可不要真的觉得寒御脾气很好哦,我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邻座的人将他的东西打翻了,他上去就把那个人教训了一通,此后就再也没人敢招惹他了。”周雪柔笑着说,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

苏念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看来这些人的确都认识很长时间了,她认真地聆听着,并且回答:“小时候嘛,大家都有不懂事的事情,年轻气旺。”

“是吧。”周雪柔应了声,然后又看了席深白一眼,说:“不过你们应该还记得我们上初中的时候,当时寒御就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了,打篮球的时候还有人特意给他送水呢,结果你猜他是怎么说的?”

席深白也记不清楚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也忘了,不过估计不是什么好话吧。”

“是啊,哈哈,你忘记了,当初他说我不缺水,然后把我买的水拿走了,这小子,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席深白笑了下,“他的确就是这个性格。”

两人聊起曾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