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晚青虽然说着要先去天斗城找弗兰德汇合,但实际上他降落的地方却是落日森林。

——再具体点,是落日森林的冰火两仪眼。

站在冰火两仪眼旁的孔晚青召出赤阳弓,冷白的指尖轻轻拂过赤阳弓上粗粝的浮雕,眼神颇为复杂:“扶桑啊扶桑,作为朋友,我总觉得我从来没有都没有真正的认识过你。”

扶桑身上有很多谜团,他看不清。

但这又怎么样呢?

毕竟为自己收殓遗骨的是他,和神界做交易换得流萤返魂花意图复活自己的还是他。

随着孔晚青单手掐诀的动作,赤红的光芒从赤阳弓上渐渐蔓延开,一直到赤阳弓从一张弓化作一截巴掌大的金红色树枝光芒才渐渐收敛。

孔晚青再次确认过阳极所在的方位后,身后双翼一展来到了阳泉正上方,磅礴的魂力小心翼翼托起扶桑木,将之“种”到了阳泉核心处。

或许扶桑很喜欢这里,因为刚种下去没多久扶桑木就在阳极处扎了根,甚至于周遭炽烈的灵气也如天河倒灌般涌入扶桑木中。

这般异象持续了很久,久到冰火两仪眼都快有些顶不住时终于渐渐平息。

原本不过手掌大小的扶桑木吸收了足够的灵气一口气长到了两米多高,在阳泉上尽情舒展着金红色的枝杈,零星几片新生的金叶正在树梢上随风摇曳。

“看来你确实是很喜欢这个地方了。”孔晚青见状嘴角悄然扬起:“既然如此,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空了再来看你。”

“哗——”

一阵微风拂过,扶桑木枝头上刚冒出来的新芽与嫩叶一同晃了晃,好似一句无言的回答。

安顿好扶桑以后,孔晚青先是出手将笼罩着整个山谷的结界重新布置了一番,确定不会有不长眼的人或物来打扰扶桑休息后才转道去了鹿神族领地。

鹿神族领地和半个月前没有什么差别。

或许是帝天还没来得及破坏什么就被清青霜阻止了,又或许是帝天来落日森林目的并不在于破坏什么,只是此时此刻青霜与帝天两个当事人都不在落日森林里,真相为何早已不可知了。

好在孔晚青并没有要深究这件事的意思,用结界将整个鹿神族领地藏起来以后就径直离开了落日森林。

……

弗兰德刚进天斗城时恰逢一阵风吹过,原本张贴在城门口的纸张被风刮走,下一刻他的眼前便只剩一片漆黑。

把脸上遮盖视线的那张纸揭下来,刚准备扔进路边垃圾桶时弗兰德忽然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轻声念出了广告上的招聘信息:“蓝霸学院诚聘教师,蓝霸……”

弗兰德盯着广告看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哈,看来是缘分了。”

说着,弗兰德将手里的广告纸折起来揣到了怀里,然后大摇大摆地朝着街道尽头走去。

他最开始的目标是在天斗城买一块地从无到有地修建一座学院——和昆山上的史莱克学院一样。

所以他的第一站是天斗城商会,然后是天斗城拍卖行。

等和天斗商会讲清楚要求、约定好价格以后一天的时间基本也就过去了,只好约定第二天再去有待商梏的那几块地实地考察一番。

然而弗兰德跟着天斗商会的伙计跑了大半个天斗城也没找到一处不管是价格、地理位置还是占地面积都合适的地方,倒是去武魂殿提交的办学许可已经批下来